唱腔推荐首页 -> 唱腔推荐

  本期推荐:云房(点击可试听)这是织女因与牵牛星在天宫互生爱慕之情,触犯了王母的天规,牵牛星被贬谪下凡变成牛郎,织女星被打入织云楼,深锁云房所唱的一段唱腔。它属于联曲体的结构。这段唱的前两句是一个比较完整的小乐段,以黄梅戏传统的阴司腔为基础,糅合、融化了目莲高腔,并在节奏上拉散,旋律线在中、低音区运转。而伴奏只用了一把高胡,在高八度的音区上作柔和、细微的衬托,使得音响空旷,饶有意境。同时,严凤英的演唱非常细腻、含蓄,着意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运腔手法使声音低回、婉转,表现了织女孤单、郁闷、恍惚、凄切的感情。当唱腔发展到“望断云天人不见”时,感情激越,如果平铺直叙地唱下去,就很难取得应有的效果。这里曲作者除了运用戏曲音乐常用的手法如板式转换、曲牌情趣的变化以外,在调性上还运用了戏曲唱腔中极为罕见的远关系转调法,即由F调向bE调作大二度下行转调。调式上也由接近小调的“商”调式,转到接近大调的徵调式上去了。另外,在音区对比上,从第二句的结尾音“”到第三句新调起音“5”,达十度之差。因而,全曲前段暗淡、低沉,通过一个过门乐句的转换,曲调突然变得有力、明亮起来,色彩明显有所变化,感情有了显著的上升。这样的处理,很有特色。加上严凤英情挚意切、沁人肺腑的演唱,把织女哀怨愤懑、神情恍惚的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象一首抒情诗一样,感人至深。(以上摘自《谈〈牛郎织女〉影片的唱腔艺术》[潘汉明著])

  这一段,从整体来讲,严凤英对装饰音的使用是相当谨慎的,生怕破坏织女如重病在身气若游丝的状态。不过,也有例外,比如“望断云天人不见”的“云”字,就用了一种声音高频颤动的唱法(请原谅我不知道该唱法的准确名称),不仅增加了唱腔的张力和层次感,而且将织女极力想“望云天”而又实际望不断只能无可奈何的复杂心情展现到了淋漓尽致。

  再有,严凤英在这一段中对某些字的处理是堪称一绝的。这里试举一例:“可怜我孤孤单单恨无边”的“恨”字。其拼音为hèn,严凤英唱的时候,整个韵母处理得非常轻,几乎是刚唱出来就马上把音归入了鼻腔。照通常的理解,应该要强化这个“恨”字,但她这样“避重就轻”式的处理反而让人感觉她是有满腹的委屈和爱恨情仇无处排解(以上两段为济霖试写,如有不当之处,请指正)。

  注:因本人工作较忙,本版块久未更新,请各位凤友们多多原谅!另,如果您对严凤英的某个唱段或者某一句唱有特殊的感悟,请联系本站,届时放在此版块与大家公赏,感谢!

  本站的常用邮箱是:hmx-hmx@163.com。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