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梅前辈首页 -> 黄梅 -> 黄梅前辈

 
『 黄梅前辈 』——心里不能有空白——张云风谈他演的两个皇帝(丁式平)
 

心里不能有空白
——张云风谈他演的两个皇帝
□ 丁式平


张云风先生

  “心里不能有空白”,这是张云风同志谈到他扮演《打金枝》和《女驸马》中两个皇帝的体会时说的一句话。

  黄梅戏著名老艺人张云风,安徽桐城人,今年六十九岁。少年时期在桐城、上海当毛笔工人,专业是在笔杆上刻字,但是他最爱好的却是黄梅调,常是业余演出活动的积极参加者。从一九三九年正式参加专业班社起,至今已在舞台上度过了四十四个春秋的粉墨生涯,他是黄梅戏从农村广场土台进入城市剧场这一长期艺术实践的参加者之一。桐城、怀宁一带许多农民提到张云风总是说“扬邦演戏,装龙象龙、装虎象虎”(“扬邦”,是张云风的原名)。的确,他那质朴、真切、自然的表演给人们的印象是如此深刻,以致观众深信这个人物本来就是这么个样子。也难怪同行们谈起张云风的表演时,常常异口同声地说“演得深”,深就深在他总是着力体验和体现人物的内心世界,而不是追求某些哗众取宠的肤浅的“花花道儿”。黄梅戏演员中扮演过《打金枝》和《女驸马》两剧中的皇帝的人不少,而张云风所演的这两个皇帝却经常被人们提及并备加称道,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黄梅戏的传统戏里,皇帝出场的极少,可以说张云风演皇帝还是从《打金枝》开始的。皇帝是什么样子,他无法见到,常见的是京剧里面的皇帝,多半是虎行龙步、架子端得十足的形象。张云风对这种观摩、借鉴从不抱狭隘的排斥态度,但是一旦进入角色创造时,他就更重视与依赖自己的分析体验,绝不照套硬搬。有两点是他经常不忘的:首先他认为演得像不像剧中人“光外表像不能算像,还必须内心有才能把观众带到剧情中去”;其次,他认为“黄梅戏在观众中,特别是在农民观众中站得住脚,就是因为她生活气息足,你演的讲的同他们想的讲的相像,他们就容易理解,就受欢迎”。因此,当张云风进入《打金枝》的艺术创造之初,就对自己订出了要求,要求自己演的是《打金枝》里的“这一个”皇帝,而不是多个戏里都能通用的皇帝。他还要求自己演的是今天的观众没见过,也没法再见到的,但却是能理解的皇帝。他在研读了剧本之后,给剧中的唐皇定的基调是精明、识大局、有眼光的人,是个通常所说的“明君”,他就是循此线索来表演的。皇帝第一次出场时就面临一个重大抉择,汾阳王郭子仪绑着儿子郭暧上殿请罪,并坚持要求将郭暧推出午门斩首。当着满朝文臣武将的面,该怎么办?郭暧的罪名是殴打皇室公主,按律当斩,但郭暧却是功臣之后,又是自己的女婿。张云风设想皇帝此刻对郭子仪的行为有两种判断:一、忠心诚意要维护朝廷法度;二、请罪是真,斩子是假。“他是要我出口恕罪。”张云风认为不论郭子仪持何种想法,对唐皇的作用都一样,唐皇了解事件是小两口的小矛盾,不能扩大,不能扯远,何况自己的女儿悖理在先。唐皇更清楚郭子仪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内心掂掂份量,知道如何对待郭子仪将直接影响社稷安危,人心向背。所以他走下龙位搀起老臣,说了句“哎,哪有岳丈斩女婿”,绝口不提郭子仪与郭暧的父子关系,而只提自己与郭暧之间的翁婿关系,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这里,张云风说必须表现得诚挚、推心置腹,所以他采用了只有知己之间才有的半开玩笑的语气来说这句话,观众听起来感到很自然。张云风说“在金殿上,在百官面前,当皇帝的还不得不顾到君主威严,端端架子。但是到了后宫就不同了,总不能成天端架子呀,成年累月处处端架子,我看皇帝也受不了”。所以他注意到金殿与后宫的表演的区别,在后宫开展的戏,张云风侧重于渲染一种家庭气氛,努力使宫庭戏也具有民间的生活气息。唐皇知道女儿一个劲地挑动自己生气,告状也逐步升级。剧本的安排当公主唱完郭暧说过“若不是他父子血战沙场里,爹爹你哪能做皇帝”后,紧接着唐皇表现得真的十分生气,唱出了“杀了郭暧与儿出气”,而当公主为此惊呆时,张云风用了一个抬袖背功偷笑,当唱完“杀了他一来正国法”,公主又苦苦求情时,他又用了一个背功偷笑,这两次背功偷笑把皇帝的精明洞察力表现得颇为充分而有生活气息。随后,公主和皇后两人的求情唱词足有二十多句,时间相当长,这给扮演皇帝的演员带来一定困难,此时如果表演者无所用心或刻板迟钝,都会使表演走神,脱离内在活动,于是皇帝这个人物便处在“暂停”、“休止”状态。张云风从人物出发,设计了自己特有的表演动作。他此时紧闭嘴唇,面颊肌肉微微颤抖,身体微微牵动,表现出皇帝此刻是憋着呼吸,不出声地在暗笑,活生生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样,彷佛听得见皇帝内心的话“谁叫你缠着我要惩罚郭暧呢”,“你这个当妈妈的怎么也这么傻乎乎地信以为真啊”,从而展现了人物内心情绪的连贯延续。张云风正是在谈到这种内心活动的连续表演时说出自己的体会:“演员在舞台上心里不能有空白”。

《打金枝》中的皇帝

  在《女驸马》中,张云风演的也是一个皇帝。他认为这个皇帝是个糊涂皇帝。张云风说他一上场便表现得异常高兴,招了个女驸马他还得意,越得意就越显得他糊涂。冯素珍和公主讲了那么一大段故事他还不理解,听得津津有味,一直等到公主问“要是出在我朝呢?”他还没联系实际来考虑,倘若稍有头脑,这时就会有所诧异,那么在表演上必然有一个停顿,表现其思考过程。糊涂皇帝则不然,他不会有所停顿。但是张云风觉得一口气一览无余地念出“要是出在我朝,恕那女子欺君之罪”,这样又过分简单,不足以表现其昏聩,于是便在“要是出在我朝”之后,紧接着哈哈大笑,讲完恕罪后又大笑,这些哈哈大笑把皇帝不假思索的糊涂劲表现得淋漓尽致。等到真相大白时,张云风又着重表现其手足无措。在传旨“好,叫她穿戴进宫”;在询问冯益民“你身犯何罪?”和回答他“恕你无罪”时都表现了无可奈何的情绪,语气有变化有感染力,产生出明显的剧场效果。这是因演员的内心充实而使人物行动达到真实可信而自然产生的反响,绝非那夸张他硬抓效果所可比拟。法国电影理论家马赛尔·马尔丹说过:“含蓄和细腻是电影演员的金科玉律”,我想戏曲演员在表演动作上虽有大幅度夸张的特点,但在体验和表现人物内心活动时,不也是应该做到含蓄和细腻吗?张云风的表演是以细腻见长的,其基础便是“心里不能有空白”。

电影《女驸马·金殿》


《女驸马》中的皇帝
张云风 饰 

 
·发布时间:2017-07-15 ·访问人数:1222
 
上一条:新增《小辞店》剧照一张
下一条:《蓝桥会》(全剧,含同步字幕)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