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专题首页 -> 专题 -> 纪念专题

 
『 纪念专题 』——范瑞娟先生一路走好!
 

 范瑞娟先生一路走好!

(后附范瑞娟先生《山伯临终》<1948年录音>及《忆严凤英》)

《梁祝哀史·山伯临终》

(1948年录音,唱词后附)

梁山伯:

 【起腔】待儿看来——

 【弦下腔慢中板】

 原有一封书信在,

 却是英台亲笔写。

 此纸上写着言安慰,

 她望我除灾又脱晦,

 你害我刻骨相思染重病,

 谁要你写书言劝慰!

(插白)噢,这是她着肉的小衫吗?

(接唱)见小衫犹如见贤妹,

 真使山伯更愁眉,

 你的心肠也太硬,

 为什么母亲请你不肯来?

(插白)噢!这是她青丝细发么?

(接唱)常言道结发夫妻到老根,

 看来你我今生无缘配。

 你害我神思恍惚饮食无,

 你害我百结愁肠解不开!

(白)噢,我不要看这些东西!

四 九:相公相公,祝小姐……

梁山伯:哦,四九你说什么?

四 九:马家花轿已来接了!

梁山伯:

(白)爹娘,看来儿命不久,

儿死以后,

【起腔】儿有重言拜托啊!

 杭州读书三长载,

【清板】实指望梁家有光彩,

 谁知道为了英台女,

 染成疾病难挽回,

 爹娘啊,

 求求爹娘饶恕儿,

 儿是不孝之子犯大罪。

 爹娘啊,

 倘使儿归黄泉路,

 二爹娘身体须宝贵。

 拜托爹娘求答应,

 儿死后要胡桥镇上立坟台。

 立坟台,立坟台,

 红黑二字刻两块,

 红的刻着祝英台,

 黑的刻着我梁山伯,

 儿与她在世夫妻不能配,

 儿死后要与她

【慢中板】同坟台。

【中板】神魂颠倒口吐红,

 英台啊,

 看来我命被你害,

 爹娘,

 倘使儿归黄泉路,

 苦是你梁氏门中绝后代!

 

忆 严 凤 英
□ 范瑞娟

  最近,黄梅戏剧团来沪演出。我从一位同志那里见到一张照片,那是一九六五年一月黄梅戏演员严凤英,越剧演员竺水招和锡剧演员沈佩华在北京开会时的合影。看到这张照片,真是感慨万分,照片上的三个人至今只剩下沈佩华一个了。严凤英在十年内乱初就遭到残酷迫害,于一九六八年四月八日含恨逝世,终年仅三十八岁。过了一个半月,竺水招又遭到惨死,终年四十七岁。四十岁左右,正当她们艺术生命十分旺盛的时期,真是:一代名伶黯然逝,斑斑血迹留人寰。
我认识严凤英同志是在新中国成立后华东戏曲研究院将黄梅戏调来上海内部演出时,那时她还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我比她大几岁,一见到她就感到十分亲热,好像是自己的亲妹妹一样。在接触中,使我了解到她的许多情况。严凤英出生于安徽省桐城县,三岁没娘,从小就在劳动中学会了不少民歌小调,成了当地农民喜爱的一名小歌手。十四岁开始学唱黄梅戏。为了学唱戏,她曾被捆绑起来丢在水里几乎淹死。在十五岁那年,她还是从家里逃出来跟着黄梅戏剧团走了。在旧社会相似的苦难遭遇,使我与严凤英更接近了起来。
解放以后,严凤英的艺术才华,得到了充分显露的条件。新中国为各种戏曲打开了广阔的天地,黄梅戏发展很快。严凤英在一九五二年演出了《打猪草》、《柳树井》等戏,博得广大观众的好评。一九五三年,严凤英第一个报名参加新成立的国营安徽黄梅戏剧团。此后,她在艺术上日益猛进,她除了主演一批优秀的传统戏外,还成功地主演了一些优秀的现代戏,如《江姐》、《白毛女》、《党的女儿》等。一九五四年,她参加华东地区戏曲会演,荣获演员一等奖。她主演的《天仙配》、《女驸马》、《牛郎织女》还被拍成电影,得到国内外观众的热情赞扬,为黄梅戏这个剧种扩大了影响,赢得了更多的观众。后来,严凤英被选为全国政协委员。
令人难以忘却的是她第一次到我家的一番谈话。她对我说:“我们这一代演员,既是旧社会的末一代演员,又是新中国的第一代演员。”我深有同感,便对她说:“对!我们身上担负着承前启后的重任,有许多事情还要从头学起,有好多课要补。”我俩相互表示要把全部热忱和精力都倾注到祖国的戏曲事业中去。
严凤英在艺术上一贯努力实践,勇于革新创造。黄梅戏是从民间小调发展而成的剧种。安徽人称它为“黄梅调”,解放后改称黄梅戏。严凤英大胆地吸收了民歌和其他剧种唱腔的长处,极大地丰富了黄梅戏音乐的艺术感染力。她发音自然,音色甜美,咬字清晰,行腔流畅.韵味隽永。严凤英演剧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她的精湛的艺术,赢得了戏剧界同行的赞赏。她为黄梅戏的发展,付出了辛勤的劳动,作出了有益的贡献。
严凤英是一位敢于反抗封建压迫而又吃得起苦的硬姑娘。但十年内乱给她带来的灾难,她却难以忍受,失去了活下去的精神支柱。她的去世,是我国戏曲事业的极大损失。
一九七三年,周恩来总理在接见张瑞芳、筱文艳等同志时问道:“你们知道安徽少了个什么演员?”张瑞芳同志回答说:“严凤英”总理讲:“还是你记得。”并深切地说:“这是个好演员。”周总理的评价,是对严凤英一生的最好总结。六十年代初,女作家菡子为严凤英写了个电影剧本《两姐妹》,打算让他演妹妹,请白杨同志演姐姐。确实,白杨同志和严凤英的面貌很像,真开拍的话,一定是部极受观众欢迎的好电影。可惜这件好事被十年内乱冲掉了。如今严凤英的丈夫王冠亚写了一个电影剧本《严凤英》,叙述她短促然而丰富曲折的一生。我深切希望这个电影早日开拍。
一九七九年春节,邓颖超大姐接见著名评剧演员新凤霞时,对她说:“‘四人帮’害死了多少演员哪!”“不要哭,眼泪不能战斗,死去的人没有做完的事,我们接过来,做下去,好好地活着……”邓大姐的话是对我们每一个文艺工作者的巨大激励。
“安息吧!凤英妹妹。”我对着照片默默地说。

(小菊整理)
原载于《舞台与观众》1982年1月2日

  文章提供:东方神通、春耕曲;录入:春耕曲;

  图1由竺小招老师及南京越剧团提供;

  图2由戏痴小郭提供(均可放大)。

 

 
·发布时间:2017-02-17 ·访问人数:887
 
上一条:范瑞娟先生一路走好!
下一条:织女泪——观黄梅戏电影《牛郎织女》有感(雅雅)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