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迷首页 -> 知音 -> 戏迷

 
『 戏迷 』——雅雅:我与严凤英
 

我与严凤英
□ 雅雅

  “风吹杨柳条条线,雨洒桃花朵朵鲜……”,明媚轻快的小调飘了过来,我的耳朵一阵激灵,双目循声望去,只见邻居家也是大杂院唯一台黑白电视机吱呀吱呀唱着歌,屏幕上一个双目灵动的小女孩在河边洗衣服,嘴里哼出这样明快的小调。我看得不由痴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向邻居家冲去,这就是七八岁时的我,第一次知道严凤英这个名字。
  在邻居家乖乖蹭了七八天电视连续剧《严凤英》,才恍然大悟五岁时母亲带我去看的电影《女驸马》中可爱又正直刚烈的女主角和《天仙配》中多情善良美丽的七仙女就是严凤英扮演的。从此,这个名字深深植入了我的心坎。
  可爱灵动的小凤英遭受了种种磨难终于走上了黄梅之路,可是未来又是什么等着她呢?终于迎来了黄梅戏的辉煌,事业的巅峰,可是最后的时刻到来了!花正红时寒风起,看着一家家医院拒收在板车上睡着已经昏迷不醒的凤英,我的心揪成了一团,天哪,天下竟有这种事!看到凤英含冤死去,造反派还要给她剖腹找发报机时,小小的我震撼了,天下竟有这种奇冤!“啊!云浪翻滚雾沉沉,天规森严冷冰冰。凡人都说神仙乐,神仙岁月太凄清!”七仙女就这样离开了我们,周围的小伙伴早已哭声一片,我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心痛得要命!此后经年,只要一想到那个场景,心就会隐隐作痛!
  后来升入初中,用省下来的压岁钱终于买到了凤英的《天仙配》、《女驸马》、《牛郎织女》全剧磁带。当时高兴坏了,如获至宝的我从此开始了与黄梅、与戏曲的不解之缘!听啊听,三套磁带不知被我听了几遍!到后来,甚至土地公公的念白“仙姑动了鸳鸯情鸳鸯情,忙坏我这土地神土地神”都念得惟妙惟肖,也学会了不少安徽话。在我与凤英,我与黄梅的世界里,我一会儿是七女,一会儿是大姐,一会儿是槐荫树……凤英的唱腔,质朴纯真,铿锵有力,温柔如水,哭腔撕心裂肺,细腻动人;对白纯真调皮,清脆悦耳,感情真挚。这样的声音,是从心里流淌而出,作不得半点假;这样的气质,是心胸豁达的大气;这样的感情,是人间质朴的大爱,洒向每一个心里有爱的人;这样的动人心魄,是满满的正能量,浇灌每一颗孤寂的心灵,使之生根、发芽、开花,结出善良之果。凤英给我的心灵打开了一扇门:艺术之门、爱心之门、感情之门、善良之门、力量之门、梦想之门。我在这扇门里,看到了未来自己想变成的模样,找到了自己遗失的心。美好与善良笼罩着我,我沐浴在爱的河里,用装满了正能量的心,向梦想进发!
  2002年春末夏初,我有幸来到合肥拜访了严凤英的先生王冠亚老师。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安徽,严凤英的故乡。见到王老,他已古稀之年,满头银发!他热情的向我们讲述了一些当年的往事。当谈到电视连续剧《严凤英》时,他说道当时由于一些历史敏感原因,作为编剧的他只有牺牲自己的声誉,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无力保护妻子的懦夫,以便《严凤英》能顺利播出。听了这些话我不由感动万分,为王老深深对凤英的爱而感动,为凤英离去后,王老为凤英所做的一切而感动!我向王老谈到了《牛郎织女》以及对凤英的欣赏,而王老只是谦虚的说了一句:“是大家共同努力的功劳!”王老对纳西族也很感兴趣,问了我们的一些风俗文化等等!我对王老说我一直想写一个黄梅戏剧本,把纳西族古老的“黑白之战”和“纳西龙女公主”的爱情故事写进剧本,音乐上用纳西古乐和黄梅戏音乐结合弄出一些独特的东西。王老对此也很感兴趣,要我写好剧本后给他修改。还善意的提醒我,排这样一出剧,至少要拉五十万赞助!回到丽江后,还接到王老的电话,问我剧本写得怎么样了,惭愧的是回去后忙于工作,上的是三班倒的夜班,一累之下就把此事拖了下来,一拖就是十几年。王老已经不在人世,这就成为了我的一大憾事!王老到了天堂,想必已经与凤英相聚,在天堂相爱永远!
  凤英像黑夜里的一盏明灯,照亮了我的心,引领我向美好、纯真、善良的道路前进;凤英是一汪清泉,清洗了我的灵魂,让我找到了最真的自己;凤英是一位慈母,用她的大爱,温暖了我,使我成长;凤英是恩师,用她高洁的德艺双馨,教会了我怎样唱戏,怎样做人!在梦中,我又见到了她,我向她招手,她向我微笑……我们之间隔着一条河,彼岸黄梅花开!河上飘着凤鸣声声亮的歌声,于是我架起船儿,扬帆起航,驶向彼岸的梦想……

 
·发布时间:2015-05-27 ·访问人数:848
 
上一条:曲谱:小辞店-花开花放
下一条:电影《天仙配》情境音乐赏析[试制版]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