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英自作首页 -> 文章 -> 凤英自作

 
『 凤英自作 』——演出人物的性格来(严凤英)
 

演出人物的性格来
——谈黄梅戏青年演员许自友的表演
□ 严凤英

  要我谈青年演员,有些诚惶诚恐,因为我自己也是个青年演员。但,当我看到一些青年同志和我一起,受到党的亲切关怀和培养,迅速地成长起来时,非常兴奋,由不得要说几句。

  这里,我想着重谈谈许自友。

  许自友是1957年演“荔枝缘”中的益春开始为观众熟悉的。益春是个丫环,并不是戏中的主角。以后又连续演了几个丫环,譬如今年7月里,她和我一起演的“香罗帕”,她演兰香,就是个丫环,戏也不多;这次在“红楼梦”中演晴雯,又是个丫环,戏同样也不多。但,不管是益春也好,兰香也好,晴雯也好,不管戏多也好,戏少也好,许自友都能认真地钻研,都要花些工夫刻画出这些人物的性格来。因此,角色虽小,形象却非常鲜明,给人印象很深。许自友对这些“配角”的创造不马虎,可说是她的长处之一。

  许自友另一个长处是用思想演戏。她接过一个角色来,总要把这个人物的思想、行动脉络理清楚,然后在台上按照剧中人的思想去思想,按照剧中人的行动去行动。我觉得她算是找到了演戏的诀窍。益春、兰香和晴雯这三个人物身份都是丫环,都归花旦这个行当来演。假若路子没摸对,很容易把这三个人演成一个人。这样的事情在我初学戏的时候有过。那时候我也经常演丫环,今天是“血掌记”中的丫环,唱“一支梅花靠墙栽”,明天是“罗帕记”中的丫环,也唱“一支梅花靠墙栽”。(注)那时候演戏,真可说是两眼漆黑,摸不到门路,凭自己的嗓子和一点点舞台经验,就上台唱,结果“血掌记”中的丫环演得和“罗帕记”中的丫环没多大区别。许自友的益春和兰香、晴雯就不是这样,各有各的鲜明性格和特色。益春对自己的小姐好,兰香对自己的小姐也好,她们同样都关心自己小姐的婚姻大事,许自友把这两个人物演得有鲜明的区别,她演的益春,办起事来是那样细致、稳重,而兰香是那样毛手毛脚;益春把一股热情放在心里,而兰香则洋溢于外。这两个人物给人完全不同的印象。晴雯呢,就更不好演。大观园中的丫环很多,演不好就容易和别的丫环混淆。当然,“红楼梦”原著中对晴雯的性格刻划是比较鲜明的,正如李希凡等同志分析的那样:“晴雯是刚强的,她的不满也不象紫鹃那样包含在冷语中,乃是脱口而出,声色俱厉,直接给迫害她的人以难堪。”晴雯在“红楼梦”剧中,戏并不多,许自友为了创造这个人物,翻阅了很多材料。她和周妈妈顶嘴的一场戏,一时讥讽,一时挖苦,一时又强硬地反击,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原作第七十四回抄检大观园时,晴雯和王善保家的顶嘴的神态,许自友利用不多的台词和身段,创造了一个胸怀耿直、敢于反抗,并且还带有几分野性的少女形象。王夫人骂她,她虽没有还嘴,却忍住眼泪,扭头走了,表示了她的不满。何其芳同志在“论‘红楼梦’”中分析晴雯的性格时,说了这样的话:“对王夫人那样一些高踞在她头上,可以要她生、也可以要她死的‘主子’,她也并不畏惧和屈服。几乎可以说她是大观园中唯一的一个野性未驯、也即是人民粗犷气息还保留得最多的女孩子。”许自友是努力朝这方面创造的。因此,晴雯的戏虽不多,却能赢得观众的喜爱。

  许自友的嗓子好,这也是她的长处。“红楼梦”中,她只唱了两段,就这两段,也受到观众的赞扬。“荔枝缘”中,唱得多些,尤其是“游园”的一场,大大地发挥了一下她的所长。折子戏“西楼会”她唱的就更多,不但唱女腔,还反串唱男腔。她的唱一是味道足,二是嗓子好。她的嗓子比初进团时有了显著的进步,声音出来轻松、柔和,用气底子深,厚实,唱起来不紧张,却送得很远。说到这里,我联想到青年演员不仅要下苦功来练嗓子,而且要用科学的方法来练嗓子,使声音宏亮、优美、动听。许自友唱的味道足,这是与她学老戏、老唱腔比较重视分不开的。我想,这也可以算是一条好经验。许自友常在戏不多的演出中,给观众留下好印象,唱的好也是因素之一。

  许自友还有个长处是敢于在表演上创新,作些大胆的尝试。领导上曾派她到四川学过川剧舞蹈,在有些戏中,她就大胆地吸收一些川剧的舞蹈动作。譬如在“香罗帕”中,她就吸收了川剧的一些耍手绢的身段;这次到东北,她看到“二人转”的耍手绢动作好,学了下来,演晴雯也用上了。她在运用这些身段时,并不只是为了新奇,而是为了使人物性格更鲜明。譬如“香罗帕”中的兰香和小姐一同扑蝴蝶,她设计兰香这个人物比小姐更年轻,更活泼一些,所以她的扑蝶身段比小姐来的更跳跃,她有目的地吸收了一些比较跳跃的川剧舞蹈身段,使得兰香的性格跟小姐有鲜明的不同。

  许自友初进团时并不很会演戏,嗓子、舞蹈基础都不是太好的。党花了很大功夫、时间和力量培养青年演员,她自己很用功,现在有了很大的长进,在舞台上有了很可喜的表现。象许自友这样的青年演员我们剧团还有不少,这次在“红楼梦”中扮演宝玉的王毓琴、扮演黛玉的纪延龄(原报纸印作“纪延玲”)、扮演紫鹃的张萍、扮演王熙凤的江明安、扮演傻丫头的孙怀仁,都得到观众好评,真是件大喜事,心里真高兴。希望这些同志戒骄戒躁,虚心学习,刻苦钻研,大踏步前进,为党为人民做出更好的成绩来。

  (原文注)黄梅戏传统剧目中,很多丫环的唱词是通用的,名字有很多也一样,譬如很多丫环都叫“梅香”,初上场的唱词都是:“一支梅花靠墙栽,墙高花矮显不出花来,臣见君奴见主躬身下拜,小姐叫我所为何来?”

原载1961年10月22日《安徽日报》
原稿提供:江先生
录入整理:济 霖

 
·发布时间:2012-02-27 ·访问人数:1941
 
上一条:剧本:《玩会跳船》
下一条:[图/文]名园眠凤骨,碧草伴英魂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