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英自作首页 -> 文章 -> 凤英自作

 
『 凤英自作 』——[请慎看第二天]两天(严凤英)
 

  提醒:后半部分“幸福的一天”请慎看!

两 天

□ 严凤英

  我想讲这样两天:我生命中最痛苦的一天和幸福的一天。
  解放前,我们艺人和全国一切被压迫、被剥削的人一样,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流浪江湖;女艺人还会受到恶霸、流氓和国民党反动派的侮辱欺凌,生命朝不保夕。要讲哪一天我最痛苦,解放前,几乎天天都是最痛苦的,这里,我只讲其中普普通通的一天。
  在旧社会里,我是个弱者。然而,并不因为我是个弱者,刽子手们就收拾起他们的屠刀。凭心而论,我的要求并不高:只希望能留得一口气,让我活下去。然而,魔鬼们连一口气也不给我喘,他们一次又一次拤紧了我的脖子,几次逼得我死去活来。
  1948年的冬天,反动派诬蔑黄梅戏是“花鼓淫戏”,不许我们在安庆演唱,这不啻从我手上抢走了饭碗。正在万般无奈,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个京戏演员向我伸出了同情的、援助的手。他要我搭他们的京戏班子。这真是绝路逢生,我决计改行唱京戏。但是,我光人一个,没有行头,怎么行?最后决定先到青阳去唱几个月,搞一点钱置行头。我搭上一个黄梅戏班子到青阳不久,反动派的魔爪又伸了过来:一个姓陈的恶霸撵走了我们的班子,派了四支枪把我扣了下来,硬逼着我做他的小老婆。我不答应,他就把我锁在镇上。班子里的人到安庆给那位京戏员送信,这人到青阳来看我,也被这个恶霸扣了起来,说要把我们两个一起枪毙。这个魔鬼说得出就办得到。我只有先央求他把这位京戏演员放走。
  恶霸把我押到他家里,那真是打入了十八层地狱。恶霸天天用子弹上膛的枪口对着我恫吓一番;恶霸的老婆是个出名的母老虎,也是天天拿着菜刀或匕首,对我进行威胁。我被关在一个黑屋里,见不到天日。屋子里有门,也有窗户,但是我怕靠近门坐,怕靠近窗户坐,我总是把窗户关得紧紧的,把门顶得死死的,因为门里、窗子里,经常会伸进个枪筒,或扔进把匕首来。那时真是一天到晚在心惊肉跳、失魂落魄中过日子。
  就在一个冬夜里,受过一次毒打以后,我拿起了金戒指,几次送到嘴边,又几次缩了回来,我想活呀!可是怎么能活得下去?我真想痛哭一场,可哭给谁听?世界上有谁同情我?我哭我的爹娘吗?他们同情我吗?我的爹是什么爹?就因为我小时候爱唱黄梅戏,就说我伤了严家的风,败了严家的俗,和我祖父两人把我关在屋子里毒打一顿,最后还要把我推到村口的藕塘里去淹死我,就是这个爹,在我刚满十五岁的时候,就丧尽天良地要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出卖,任人污辱。这个爹我哭他吗?不哭他!
  我哭我的娘吗?我的娘是个什么娘?她在我才四岁的光景就丢下了我们姊妹,跟人跑了。十二年以后,我总算找到了他,心里想,到处没有活路,找到自己的亲生母亲,总该有救了吧?谁知,她为了钱,竟要自己的亲生女儿,去给反动派的一个什么家伙做小老婆,我不肯,这个母亲居然脸一扳就走了!那时我正在害伤寒,没有钱看病吃药,一个人躺在一间空屋的光门板上,若不是邻居们相救,我也早没命了。这样的娘我哭她作甚?不哭她!
  我捏紧了金戒指,又气愤,又伤心,我真想大声呼喊:我犯了什么罪?为什么要受这样的折磨?这些反动的家伙为什么这样凶狠?我的爹娘为什么这样无人性?老天爷为什么一条活路都不给我留哇!……这一切,我都不明白,都不清楚。仇恨的火焰烧得我眼睛发炸,我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这吃人的世道,我盼它早日毁灭!
  × × ×
  我再想讲一天——最幸福的一天。哪一天是我最高兴最快乐的一天呢?几乎从刚解放那天起,我天天沉浸在幸福、愉快的生活中,这里,我讲的是其中对我有特殊意义的一天。
  那是在党支部讨论吸收我入党的那天,我兴奋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会还没有开,人还没坐定,热泪已在我眼眶里滚了。我从小就没受过亲人的温暖,党待我,真像慈母一般。当我想到解放后,党对我的教育培养,同志们对我的亲切帮助,那些热情熟悉的面孔,就一一浮现在我的面前前对我微笑,其中我特别想到我的救命恩人——中国人民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对我们的关怀爱护。
  毛主席他老人家救了全中国受苦受难的人民,也救了我。要不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今天哪里还有我这个人!毛主席救了我们,还教育我们,要我们好好为工农兵服务。解放前我这个受侮辱受迫害的女戏子,今天成了光荣的党的文艺工作者,这一切都是党的教育,毛主席的教育和人民的培养呵!
  我最最不能忘怀毛主席对我们黄梅戏的关怀。1958年春天,我们在武汉演出。一天,听说毛主席要来看黄梅戏,我们激动的呀,在头一天就整整一夜没睡着觉。那天我们演的是“夫妻看灯”和“打金枝”。这两个戏我过去已经演了有几百遍了,这次演给毛主席看,我既兴奋,又紧张,在舞台上,腿子仍禁不住发抖。戏演完了,夜也深了,主席一点倦意都没有,站在座位上,好久没有离开,频频向我们招手!我们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全台的同志,包括六十多岁的老艺人在内,都高兴得跳起来了!主席离开以后,我们几十个人,妆不卸、衣不脱,一同坐在后台,回想见到毛主席的情景,完全沉浸在幸福之中。我的脑子晨像浪潮一样翻腾着,我想起了在旧社会我唱黄梅戏,受到家庭的反对,社会的歧视,反动政府的迫害和摧残,而在今天,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给我们黄梅戏鼓掌,给我们鼓劲!毛主席救了我们艺人的生命,毛主席的为工农兵服务、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文艺方针,又救活了我们黄梅戏这个剧种。毛主席,您的恩情是千谢万谢也谢不完的哟!
  1958年秋天,毛主席来到合肥,我又一次幸福地见到了他老人家。我鼓足了勇气跟毛主席讲讲我的心里话,可是,一站到毛主席面前,除了感到幸福、激动外,什么话也讲不出来了,愕了半天,最后只讲出一句:“主席,您老人家好!”
  毛主席立刻笑着回答:“好!”
  毛主席工作那么多,可是,他老人家还记得我们在武汉演出的情况。毛主席问我:“今年四月间,你们在武汉演出吧?”主席讲的是湖南话,再加上当时我很紧张,“四月间”三个字我没听懂,主席又讲了一遍,我还是没听懂,主席看出了我的紧张,笑容满面地、一个字一个字地把这句话又讲了一遍,我才听懂。接着主席问我们一年演多少场,问我们是不是每个人都有戏演,毛主席无微不至地关怀我们的黄梅戏,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当时,我就在心里向毛主席作了保证:一定把党和毛主席交给我们的任务好好完成,一定好好听毛主席的话,忠心耿耿地为工农兵服务。
  在支部讨论吸收我入党的会上,我满脑子都是毛主席的伟大形象,我永远忘不了他老人家那样慈祥、和蔼、亲切的声音笑貌,永远忘不了他老人家对我们的教育和期望,永远忘不了他老人家的恩情……我越想越激动,在会上,向党陈述了我的誓言:党救了我,党给了我一切,我要把一切献给党,忠心耿耿地为党工作!
  × × ×
  解放后,我在党的哺育下度过了十二个幸福的年月。今年,是党的四十周年大庆,我要用最至诚、最美丽的话来赞美我们光荣、伟大的母亲——中国共产党,祝她松柏常青!并且发誓用自己的歌喉,以毕生的精力,歌颂我们伟大的党,歌颂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

——原载于1961年7月6日
提供:东方神通:录入:济霖

 
·发布时间:2011-11-24 ·访问人数:2203
 
上一条:[慎入]演赵五婶 学赵五婶(严凤英)
下一条:快人刘三姐——谈严凤英同志的表演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