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思怀首页 -> 文章 -> 关于思怀

 
『 关于思怀 』——严凤英在安庆(杨力膺、王琪)
 

严凤英在安庆

杨力膺、王琪
文章提供、录入:春耕曲。

 

  1953年4月,严凤英作为首批支援安徽省黄梅戏剧团的骨干人员之一,从安庆调入省黄梅戏剧团。这帧照片是她临别之际与自己所在的胜利剧院部分演员合影。照片前排右起邹胜奎、严凤英、周艳霞、童美萍,后排右起江旵山、陈九如、谷友元、刘和九。

  我们看到,照片上的严风英是那么端庄、美丽、质朴,可谓“洗尽铅华”;她那双充满灵气的眼睛,让我们自然而然地唤起对七仙女“飘飘荡荡下凡尘”的联想;她那淡淡的笑容,分明饱含着对故乡故人深深的眷恋之情。   

  安庆是严风英的成长摇篮。在这里,她曾饱尝人世间的苦与乐。老艺人陈月环曾回忆说,解放前,15岁的严风英初闯安庆,是以《小辞店》唱红古城的。红到只要哪个剧场卖座不好,就去找在黄金大舞台的严凤英“赶包”。严凤英曾在两个剧场同时“赶包”,就“好象如今电影跑片一样,她是‘跑人’,这样以来三个剧场都客满”。但旧社会女伶一旦唱红,就厄运难逃,严凤英在备受流氓、兵痞凌辱后,被迫流落异乡卖歌伴舞度日。

  解放后,她才真正迎来了自己的艺术春天。1951年春,严凤英由南京返回了安庆。先后在“群乐”、“大观”和由它们合并的胜利剧场演出。那时,安庆的民众剧院实力雄厚,当家的有丁老六一家、潘泽海一家,还有王少舫、王少梅。“民众”经常排新戏,而且多数是传统的黄梅戏36本大戏,72出小戏所没有的。而严凤英所在的剧场,演员、服装和道具都不如“民众”,所演剧目又都是黄梅戏传统小折子戏。可见20来岁的严凤英,凭着自己深厚的黄梅戏艺术功底与“民众”打对台,把所在剧场撑起来,把观众吸引到剧场且场场爆满,是多么的不容易。这一时期,她还配合土改、反霸、抗美援朝、宣传《婚姻法》,演出现代戏《柳金妹翻身》、《江汉渔歌》、《两朵大红花》、《木兰从军》等。1952年冬,安庆黄梅戏艺人赴上海参加华东戏曲观摩演出团调演。严凤英初露锋芒,这也是她自身艺术生涯的里程碑。

  在告别安庆之际,严凤英漫步徘徊于曾浸透过自己的泪水、为自己带来欢乐与新生的那些演出剧场。她深恋着故土,但她最深恋的还是人。老朋友、老观众、老邻居,是他们勾起了她“剪不断、理还乱”的离愁别绪。师徒之间更有说不完的知心话,“安庆离合肥不远,我想你们,还会来看你们的戏……”

  凝视照片上的严凤英,当年是何等的风华正茂!如果她活着,今年该79岁了吧。但她早于40多年前就离开了动乱的人间。人生的渺茫和命运的不可知,让人感到悲凉。

安庆档案局

 
·发布时间:2011-09-04 ·访问人数:2535
 
上一条:音容笑貌宛在 创艺精神长存(张萍)
下一条:永恒的纪念(菡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