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思怀首页 -> 文章 -> 关于思怀

 
『 关于思怀 』——世界上最美的声音(戈焰)
 

世界上最美的声音
——为黄梅戏大师严凤英诞辰七十周年而作

□ 戈焰

  凤英,你听见了吗,我在遥远的中国古城------西安呼唤你。我是多么的怀念你啊!每当电视里出现唱黄梅戏,特别是《天仙配》中七仙女的声音,哪怕我正在紧张地写作,也宁愿打断思路,洗耳恭听。可是,那不是你清脆而又柔润的声音,在失望中,只得取出1958年春我俩同住安徽省医院干部病房时拍得照片,左看右看,看了又看,不知看了多少遍,去寻觅我俩在那度过最欢快的日子,去寻觅永远扑不灭的燃烧的感情,去寻觅你那美丽、聪慧而又富于顽强不屈的炯炯发光的眼神。我俩在病房里,谈笑风生,谈天谈地,谈人谈神,谈我谈你自己。你说你老家在桐城一个偏僻的村庄,十来岁正读小学,却冲破父母对你爱好的阻拦,偷着背米,爬山涉水,远去数十里学艺。你坦诚地告诉我,你找到了一个真正爱你的心上人,不久,你俩相约,我竟被你邀请去冰琪琳店看他,呀,一个长得十分俊秀富有才气的青年,出现我的眼帘,他就是至今为你成鳏夫的永远是你伴侣的王冠亚。你充满了理想和希望,说黄梅戏是根据一些流行的山歌小调拼凑改编而成,没有什么传统的剧目,你要在唱腔上、表演上加以提高和改造。是啊,你在以后《女驸马》的唱腔中、表演艺术上,出色地显示出你的艺术个性,唱得有声有色、演得动人心弦,每个音符、每个动作都准确地落入观众的心灵深处。你高兴地告诉我,你要入党了,你让我看你填的入党志愿书,你说,你要努力提高觉悟,唱好黄梅戏,多演现代戏,处处要为人民的利益着想,忠心为实现共产主义的理想而奋斗。你谈到国家对干部的待遇,说我是个领导干部,为什么你的工资待遇要比我高出一倍多,你不能享受这样的特殊荣誉,后来,我竟听到你向组织申请,要求降低你的工资,这是多么高尚的品德啊!佛子岭水库新建落成,我当时任省文联秘书长,组织著名作家陈登科、鲁彦周、严阵和美术家鲍加等去体验生活,正出发,你赶来了,还说:“我们唱戏人也要深入生活啊!”我们一到水库,好像到了崭新的世界,水库四周满是绿,绿的山,绿荫荫的树,四岸都铺满绿绒毯似的青草。我们站在岭上眺望,水库好像是长江一把大梳子,那船闸的闸墙,那排水闸和排沙的闸口,像是一组组的梳齿,把江水梳得那样的柔顺,把浪的泥沙冲到大海里去沉淀,把浪的激流推到水电站的涡轮。那欢乐的鼓声,那叱咤的雷声,那撞在钢筋混凝土上的山崩似的涛声,冲过那永远不会凝固的波谷浪峰,啊,佛子岭,你在梳理,把水利资源纷纷梳给安徽人民。我们饱尝了佛子岭的风光,我们各自纷纷朝着自己的愿望,向四周山谷里的农家走去。我看见你臂腕儿挂着篮子,手拿镰刀,随在一群乡姑之后,奔向绿色的田野。回来后你唱《打猪草》、《闹花灯》,是更富有浓厚的生活气息,活像一对天真无暇的农村少男少女,你一边割猪草,一边和那少男对歌:“郎对花姐对花,一对对到田埂下。……”我两鬓白发的老人,变成了少年,时常是既唱男声又唱女声:“十八岁的大姐喜爱什么花?”“十八岁的大姐喜爱大红花。”你那最美的声音,还飘荡在一些不同肤色的外国青年朋友中,有些人跟着电视学着演唱。他们还有些人从音像商那里买回光盘,带回自己国家,让你最美的声音,漂洋过海。啊,恍然间,我抬头看见玻璃鱼缸里的珊瑚,那是我在1964年离开安徽时你送我的,她好像一朵泛开的白花,四周枝丫伸展着,好像鸟儿的翅膀,要飞向蓝天,莫非是要去接你回到人间。凤英,回来吧!献给你一首小诗《世界上最美的声音》:

  我血管里有只航船在荡漾,
  航船里满载着你的歌唱;
  你,这最美的声音,
  在人们心房中环绕,在天地日月中震荡;
  顽强不屈的斗志,把黑暗冲破黎明来到,
  把恶魔踏倒在脚下我们欢笑;
  你,这最美的声音,
  飘进亚洲、美洲、欧洲、大洋洲,
  不同肤色的人享受着动听的乐章;
  啊,好像你在天国散播,
  美声结成了丰富的硕果,
  人间天堂同享春天的芳香。

——文章录入:春耕曲

 
·发布时间:2011-08-31 ·访问人数:1980
 
上一条:生活豐富了她的表演藝術(陆洪非)
下一条:《天仙配》开禁的故事(唐先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