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文章首页 -> 文章 -> 其它文章

 
『 其它文章 』——看拍戏访“女驸马”(碧黄)
 

看拍戏访“女驸马”
□ 碧黄

  黄梅戏“女驸马”要拍电影了。

  这是一出风趣的喜剧。堂堂帝王家,竟然招来一个女驸马。何等荒唐!笑话!

  女子为了搭救丈夫,乔装改扮,进京赶考,得中状元,不想被皇帝看中,招为东床驸马。

  女子考状元,已经是一行欺君大罪;偏偏又当了驸马,扰乱宫廷,罪加一等,按律当斩。她的处境真可谓“鱼儿落网,有死无生”了。

  如果说,在此以前,戏的情节还仅是一般的叙述,从“洞房”开始,却显示出该剧特有的魅力。这一场,并没有限于某些戏剧中用过的手法,让女驸马再三躲闪,掩盖自己的真实身份,让公主多方试探,追索究竟,从中逗趣;也没有在事发之后,单靠女驸马苦苦哀求,激发公主的同情心;而是把关键放在这样一个事实上面:斩了女驸马,公主岂不成了寡妇?“

  这句话讲的很简单,在戏里却是通过人物的身份,性格,思想,感情被衬托出来的。严凤英饰演女驸马冯素珍,把这个初出闺门,未经世故,忠于爱情,一心只想搭救丈夫的古代妇女,表现得维妙维肖。潘璟琍饰演的公主,出身皇家,养尊处优,不谙民间疾苦,但又天真幼稚,未失纯洁之心。两个都是闺中少女,处境同样尴尬。这里交织的喜剧性的矛盾。矛盾解决后,喜剧的情节向着更高的阶段推进,就引入了全剧的高潮——“金殿”。

  七月九日,我们来到排练场,演员们正在酷热的气温中赶排“金殿”。虽然是便装,而且遍排边改,还没有成熟,但看起来还是风趣横生,引人入胜。

  这里,为观众所熟悉的黄梅戏演员严凤英挺胸阔步,做着小生的身段。常扮演小生的王少舫演的却是老生角色——大臣刘文举。高踞金銮宝坐的皇帝,成了被年幼的公主所操纵的傀儡。  潘璟琍的眼神,语调,处处传达出公主在父王面前的调皮和娇态。王少舫向来是演正面人物的,这回揣摩刘文举对皇帝极力逢迎,望风转舵,唯唯诺诺的性格,一言一动,在剧中增添了许多喜剧气氛。当公主和女驸马一本正经上前谢媒,刘文举受宠若惊的时候;当刘文举跟着皇帝,对公主说出的“奇闻怪事”,乱加品评,甚至嘲笑媒人有眼无珠,该问失察之罪的时候;当皇帝被公主引入圈套,答应恕过“奇闻”中的“女驸马”欺君之罪, 并成全她的婚姻,冯素珍立刻下跪谢恩的时候;……谁能忍得住不笑呢?冯素珍的英勇机智可敬,公主的活泼聪明可喜,刘文举的老奸巨猾滑稽可笑,皇帝的昏庸无能也可笑。民间女子的意志终于战胜了皇家,这是充满乐观主义精神的结局,尤其值得欢畅的笑。

  现在,全剧的主要场次都已经排练好了。再补排几个过场,就要进入拍摄阶段,不久以后,“女驸马”在银幕上和观众见面的时候,大家将会发现,经过编,导,演员的创造性劳动,这出戏比舞台演出又有了提高。

——原载于《上影画报》1959年11期
提供:东方神通 录入:春耕曲

 

 
·发布时间:2011-08-17 ·访问人数:2086
 
上一条:[图]时老:关情总“凤英”
下一条:深切怀念严凤英(潘璟琍)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