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梅专题首页 -> 专题 -> 黄梅专题

 
『 黄梅专题 』——广播与黄梅(文中谈及给严凤英录音的情况)
 

广播与黄梅

作者疑为董忆兰(原发贴者未注明标题及作者)

  黄梅戏,在我们安徽电台节目时间表里占据一定的时间段。一代代广播人对黄梅戏这个剧种所做的宣传和介绍、人才的发现、推荐及根据广播文艺特性所做的种种探索、创新,无不显示出广播和黄梅的千千情结。 1952年夏,安徽电台刚建立不久,在安庆市采风时发现严凤英的演唱与众不同,纯朴婉转、甜美自然,第一次就录下了她演唱的《蓝桥会》、《打猪草》。该剧目播出后立即受到安徽省委和文化部门的高度重视,立马就挑选演员,1953年4月组建省黄梅戏剧团;1955年黄梅戏《天仙配》拍成电影戏曲片,1959年《女驸马》搬上银幕,那时广播里恨不能天天都播黄梅戏。几十年来,黄梅戏丰富了广播节目的内容,广播促进了黄梅戏的发展。二者是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关系。广播人和黄梅人相互配合,共同努力,为黄梅戏事业的辉煌,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回忆五十年代,人民广播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以实际行动促进发展生产,如开广播大会,现场直播,这在当时是广播宣传效果较好的形式,确定宣传中心内容,邀请有关领导同志来台做报告,地市县做好组织收听大喇叭,机关、学校围着收音机,为了一个共同目标而谛听着。为了收听效果,加强印象,还邀请演员到现场演唱宣传内容。那时我和同仁经常被叫到演播现场做专职“鼓掌”。一次为配合春耕大生产,电台邀请了严凤英、王少舫二人,两位名家早早来到电台。第一次看到严凤英、王少舫,站在“铝带式”话筒前,绘声绘情、纯朴自然的演唱,我们由衷地爆发出热烈掌声。类似这样的节目形式,严凤英、王少舫等还演唱过《春耕曲》1.6分钟、《争取农业大丰收》5分钟、还有《学毛选》、《老三篇》等。严凤英从来没有向电台要演播费,听老同志说严凤英第一次为电台录音,她要付给电台钱,她说“你们在为我忙,应该给你们钱。”真是难能可贵。那时候演员视广播宣传为己任,共同搞好党的宣传工作,严凤英和广播人合作那谦虚、认真的精神,让人敬重。

  笔者开始在文艺部戏曲组工作,以采录工作为主,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剧种、剧团和演员,可是黄梅戏这个剧种却倍受关注,当然还是黄梅戏本身内在潜质决定,她好听、好看、通俗易懂。因此,组里规定凡是省黄梅戏剧团演出剧目,基本上都以实况录音的形式保留下来,重点场次、片段,请剧团进演播室静场录音。黄梅之乡的安庆地区黄梅戏剧目,电台有计划专程前往录音。据不完全统计,电台录制黄梅戏大小剧目四百五十多个,这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五六十年代,电台的戏曲节目时间占全文艺节目时长的60-70%,黄梅戏播出量占戏曲节目时长的2/3以上,编辑的喜好具有一定作用,目的让听众一打开收音机,就能听到黄梅戏,要听黄梅戏就把收音机旋钮调到940千赫,现在是936千赫。那时电台设置的栏目:专题介绍《幸福的黄梅世家》,有潘泽海家、丁老六家,《时白林谈黄梅戏音乐发展》、《王兆乾谈现代戏唱腔音乐》、《麻彩楼谈现代戏唱腔》、严凤英谈《天仙配•路遇》、王少舫谈《天仙配》、《女驸马》唱段、许自友谈《谢瑶环》等等,《听戏学唱》、《录音报道》、《听众俱乐部》、《空中大戏腔》、《安徽地方戏》等栏目,对黄梅戏的宣传极尽全力了。由于黄梅戏节目播出量大,使用的磁带是些老式苏联C型带,时间长了,天气变化,磁带磨损,变型发飘,受潮上霉,影响播出,(那时夏天气温高时,只能靠买一些大冰块,放在胶带室进行降温)。

  为了确保节目音质完好,我们采取的措施为二套板本:只要是严凤英、王少舫演唱的黄梅戏用快速38.1速度录制保留(为原板),用慢速19.5速度复制为复板(播出版),原板原则上不给使用,操作中如因机器故障或人为原因造成磁带损坏,都要写检查受批评。可惜的是文革期间,受极左思潮的影响,抽掉了磁带中的记录卡,不过绝大部分已经重新监听恢复记录。

  目前电台有关领导,已经计划购置现代化的设备,把严凤英等演唱的黄梅戏音响资料更好地保留下来。还有一点要提到的,文革前后,每年都举办全国兄弟电台文艺节目交换工作,包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参加交换,安徽台选送的黄梅戏节目倍受各台欢迎。

由门掩疏灯发于严凤英贴吧

 
·发布时间:2011-08-16 ·访问人数:2217
 
上一条:广播·黄梅·严凤英(董忆兰)
下一条:[修复版]《山野的风》(词:张鸿西、曲:金复载、唱:陈海燕)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