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迷首页 -> 知音 -> 戏迷

 
『 戏迷 』——重访南京的凤英旧居(济霖)
 

重访南京的凤英旧居

□ 济霖

  今年的4月10日是凤英农历的生日(三月十五),方老、专程从美国赶回的大姐、小阳和我老中青三代的严迷(其实我更爱称这个群体的成员为“凤友”)相聚于南京,先在茶舍畅叙了各自对凤英的感悟,后来又一起去了甘熙故居中的凤英旧居。虽然是匆匆,但内心却非常感动。今天,是凤英阳历的生日,将那日重访凤英旧居的这一段经历补记于此,聊表对凤英的思怀之情……(为了表述方便,下面的“今天”即指10号当日)

  其实凤英在甘家的旧居离大门非常近,进去,一拐就到了,可上次来时我和朋友竟绕了半天才找到。还是一样的庭院,一样的摆设,不同的是好像上次的阳光并不像今天这样明媚。哦,对了,那桌上多了一束鲜花,听后来专门赶来陪访的徐叔叔说是前天织女来时献上的。——其实我是很不同意给凤英献花的,虽然这次献花的是多年来一起哭哭笑笑爱着凤英的同伴。为什么呢?一看那花便知。前天献上的鲜花,今天已经毫无精神。它们原本在泥土中开放该有多好,而今采来放在凤英的屋里,不几天就成了这样,我想,这样的场景也不是凤英愿意看到的。

  和上次来一样,旧居的大门是被一块印有介绍文字的“障碍物”挡着的。我们趴在窗口朝内探望,可惜物是人非,人去楼空,只有凤英的几幅照片还有那将“凤英”、“律之(姿)”合起来作成的一副对联悬于墙上,似乎也在向我们张望。

  我们说,最靠外面的那一幅其实并不是凤英最漂亮的照片,而且那样的中山装实在也不是最适合凤英的装束……

  在那幅照片下面,有一架风琴,我真想偷偷地进去,掀开它,弹一段黄梅戏的“彩腔”给凤英听,可是门口那位管理员大叔盯得太紧,没能如愿……

  我们一边看一边怀想着,方老则在一旁拿着相机给我们留影,他非常的细心,帮我们把墙上的“严凤英旧居”牌子安在了画面里。感谢。

  我没有相机,也没有借,只是拿手机拍了几张,回来后才发现,凤英屋外的那一丛竹子再一次被我错过了,没有拍下来。

  老实说,我不大相信那就是凤英当年住过的屋子,说不出理由,只是感觉。而且我也不喜欢甘家的这个园林,真的不喜欢(我不记得初访时的记录是怎样写的了,总之我现在是非常不喜欢)。首先是这间屋子太小,再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们离开凤英的旧居后转了几进之后,我没有看到静动皆宜的水面。在我看来,不注重水的布局的园林就不是有灵气的园林,人住在里面会失掉许多情趣的。还记得上学时,扬州的一个凤友带我参观了一个扬州的园林,名叫“个园”,那里就有很多的水,虽然小,但是人置身其中非常的舒服。

  在离凤英旧屋的不远处,有一个甘家票社的展厅,那里面有凤英的照片和生平简介,我来过一次,心中有数,于是穿柳渡花地去寻了一番。很顺利,一找就找到着,我们就在那屋子里坐了一会儿。

  上次来的时候,墙上的大电视正放着凤英的《女驸马》,而这次电视是关着的。

  记不得是谁先说了句“甘律之这个名字起得好”,然后大家说“凤英”这个名字就太土了,其实,这倒也是,我们这边就经常能看到“凤英商店”、“凤英小吃”之类的招牌。不过——我却不认为这个名字是土的。我以为这名字虽然被叫得近乎于滥了,但是,在我的心里,不是谁都配叫的。凤者,百鸟之首,吉祥之鸟;英者,美丽的花朵、精华或者是才华出众的人(如过按通假字同“瑛”的话,又是无瑕的美玉)。依我看,不是这名字土,而是别人不配叫,只有她,这个坠入凡间的精灵才配得起。相比起她从前叫过的黛峰,我以为,还是“凤英”更好。大气,美丽,透着灵秀之气……

  因为当时大家的时间都非常匆忙,我的口头表达能力不是很好,于是就没有申辩自己的这层看法,今天记在此处,心里猜想他们一定会不同程度地同意我这看法的。

  方老说:“严凤英不是‘一代宗师’,而是‘绝代宗师’。”

  方老又说:“严凤英不是人,她是个仙,秉赋了世间难寻的一切美好的东西,而人们不懂得珍惜她,于是上天匆匆将她收回了。”

  大姐说这话概括得太精辟了,其实她不知道,这话是集体的成果。这里学张爱玲详“红楼梦”,我也来“详”一下。

  这句话的主体原是方老说的,原话大约是:“凤英给人们带来了真善美,但人们不懂得珍惜严凤英,于是上天为了惩罚人们将她收回了。”

  那么那些丰富进去的内容是怎样产生的呢?

  我和织女还有小阳经常会短信来往讨论各自对凤英的感悟,我们常常感叹,像凤英这样才貌德皆全的演员世上难找,于是我们便一起凑成了这样一句话:“上天总不肯给太多东西给某一个具体的人,他偶一疏忽,把太多的灵秀给了凤英,回头一看,他后悔了,于是便急匆匆将这些都收回了。”

  我们的话是相当感性的,而和方老的话结合后,便理性感性都有了。

  至于是具体怎样合成这样一句的,我也答不上来了,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了吧:水到渠成。有了这样一句话,我们现在想起凤英时似乎不像从前那样痛楚了。也许这句话正是凤英送给我们的吧?

  ——大姐跟我说,她和严凤英是有缘的,我想,我们大家都是的,只是缘深缘浅罢了。

  其实,我们今天的相聚就是这缘的印证,并非说是为了纪念凤英的农历生日而赶在了这样一天,而是综合了大家的时间,10号最为方便,纯是无意间的巧合……

  呵……从○○年初识凤英的艺术开始,算来已有整整的9年了。在这9年里,几乎每年的4月13日,我都会在自己的年轮上深深地刻上一道。在这一天里,我不会允许自己有任何不好、不干净的行为出现,因为这是凤英的生日。

  刚刚算时间时,我对9年这个时间相当的惊讶,不是因为它长,也并非因为它短,而是,我没算时间之前,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我每年纪念之个日子,已经不止我这一生了……三生有缘,三生有缘,是不是就是这样一种感觉呢?

 
·发布时间:2011-08-16 ·访问人数:1578
 
上一条:分享专题片音频5部
下一条:访甘家的凤英旧居(济霖)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