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迷首页 -> 知音 -> 戏迷

 
『 戏迷 』——一张剧照的回忆(方子奋)
 

一张剧照的回忆

□ 方子奋

  非常感谢邢济霖先生,通过邮件给我发来了五十多年前严凤英扮演《桃花扇》中李香君的这张剧照。照理说,知道有这幅剧照的人数应该相当有限,想不到济霖居然能通过网络找到它,除了感佩其一番精诚苦心外,我不得不再次衷心赞叹网络这玩意儿真了不起!

  我第一次看到这幅剧照是在1960年春。那时我还在武汉读书,当时订了一份双月刊杂志《安徽戏剧》,这张剧照即登在该刊1960年第一期封面上。我还记得收到杂志那天是三月份一个明媚春日的下午,我从校门口收发室取到后,在囬宿舍的路上一直盯着封面上那幅剧照看,严凤英饰的李香君美丽端庄,微蹙的眉头使那张美丽的脸上浮着一层淡淡的哀怨,根据剧情判断,那是香君思念夫婿侯朝宗的镜头。

  那份杂志还有一点给我印象特深。半个世纪前的1960年,正是“三年灾害”鼎盛之期,什么物资都紧张,除《毛选》外几乎所有书报杂志的用纸都极差,那本杂志的内页纸张也不例外,用的是一种泛着土黄色粗糙的土纸。怪的是封面用纸却相当考究,而且印制得相当精良,剧照清晰且色彩艳丽,令人一看即爱不释手。这大约也正是事隔五十年后仍然令我不忘原因之一。

  这份杂志自收到起即一直被我小心珍藏,在乃后近十年的岁月中,身边书刊随着流离颠沛大多丢失了,但这本杂志始终没离开过我。可惜的是,1969年6月当我以“现行反革命”身份被捕时,这本杂志作为疑似罪证随同几样其它物品一齐被抄走了,从此下落不明。从第一次看到这幅剧照,到济霖前数日发来附有剧照的邮件,屈指数来整整五十年矣。

  记得前两年同济霖曾谈到过这张剧照,并将香君手中那把团扇上面的一首“七绝”背给了他听,这次济霖在给我的邮件中又提到了此事,并夸我“记忆力超群”。其实济霖对我谬奖了———我在认真回忆之后,发现自己以前背的那首“七绝”并不完全正确,其中有两个字记错了:原诗首句中“蒲烟”一词,我误记成了“清风”。此误对全诗意境虽无大碍,但毕竟是我错了。现将那把团扇中的原诗录于下:

     竹影蒲烟侵碧苔,移云剪水断崖开。
     石根忽见苍虬起,一片冷风沿北来。

  这首“七绝”的出处,多年来我一直不明所以。为此我曾仔细翻阅过孔尚任《桃花扇》原作,从候朝宗定情,到杨龙友作画,再及李香君寄扇,均无一处提及此诗。我估计大概是抗日战争期间欧阳予倩先生将《桃花扇》改编为话剧时所加。这首“七绝”以景喻情,对仗工整,尤其末尾一句极好。以冷风暗喻来自北方的威胁,实在是极为贴合数百年来中国之实情。遥想当年北方清兵入关,中华大地惨遭屠戮,百姓遭殃,致使香君最后不知所终,再联及近代北方苏俄列宁主义幽灵祸患中国,致有毛共数十年之血腥统治,一代绝世天才严凤英惨遭荼毒不幸身亡,如此种种,可谓无一不是北方“冷风”所致。正因如此,这句“一片冷风沿北来”被我牢牢记了五十年,刻骨仇恨了五十年!

 
·发布时间:2011-08-16 ·访问人数:1974
 
上一条:提供“严凤英唱段全集”
下一条:分享专题片音频5部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