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文章首页 -> 文章 -> 其它文章

 
『 其它文章 』——“小鸿六”李蓁[zhēn]二三事(顾仁华)
 

“小鸿六”李蓁[zhēn]二三事

(文后附李蓁剧照6幅)

□ 顾仁华

  “要自己的眼泪”

  对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来说,要塑造一个多才多艺、聪慧过人的活生生的真人,再现40年代前后安徽农村的生活,并不像吃巧克力那样容易。上海天平南路第二小学四年级学生李蓁,办的就是这样一件事。

  在拍小鸿六和师兄五伢子被迫离家出走、面对罗家岭双双跪下一场戏时,导演根据剧情要求,让化妆师为李蓁作泪。禁(原稿为早期铅字印刷,疑为“举”字)车返回途中,李蓁阴沉着脸。突然,她拉着哭腔:“金伯伯(导演),我想重拍!”

  “为什么?”导演不解地问。

  “那眼泪不是我自己流出来的!”她几乎在抽泣。全组都为这突如其来的“戏”愣住了,欢声笑语嘎然而止。导演明白了、感动了,大家也明白了、感动了。

  拍小鸿六一觉醒来,突然发现妈妈不见了的一场戏时,李蓁问导演金继武:“金伯伯,今天晚上要我哭吗?”

  “要。你会哭吗?”

  “会,我现在去藏趣来,谁也不要打搅我,你们准备好了,就喊我一声好吗?”没等导演回答,她扭头就钻到屋里,爬上床,盖上被子蒙头“大睡”。

  当各部门基本准备就绪、导演喊演员就位时,李蓁突然掀来被子、“哇”地一声大哭起来,眼泪如同雨注,哭声凄惨悲切,不一会儿就成了一个泪人,浑身抽搐。人们的心一下子被揪住了,情绪被感染了,仿佛自己也都进入了规定情景,工作起来简直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当导演喊“停”的时候,摄影师下意识地举起手背,擦试自己的双目。

  外婆“三导演”

  赵金是李蓁的外婆,随剧组照顾李蓁的生活。

  拍鸿六因演黄梅戏而受到祠堂、户尊严惩、被打得鼻青眼肿,五花大绑躺在地上时,导演要求演员艰难地抬起头来,狠狠地瞪二太爷一眼。连续试了几遍戏,导演对李蓁的表演都不甚满意。坐在一边看“热闹”的阿婆走上前去:“李蓁,你想想平时我们错怪了你时,你是怎样看我们的?”李蓁低头沉思片刻对导演说:“我准备好了,开始吧!”果然,一次成功。从这以后,李蓁就叫外婆“三导演”,仅次于导演和副导演。摄制组内有的同志见到阿婆也叫“三导演”,而阿婆总是会心地笑着,嗔怪地:“李蓁拿我寻开心,你们也拿我老太婆寻开心!”

  “真是个鬼才”

  对黄梅戏,李蓁可以说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可戏中偏偏要她登台表演一折黄梅戏。可拍摄计划中哪里有专门的时间让她来学戏呢?只剩下最后两天了。摄制组不得不调整拍摄计划,让李蓁学戏。在安徽省著名戏剧导演乔志良(录入者按:《天仙配》、《女驸马》、《罗帕记》等戏的舞台版导演)悉心指导下,她认真学,刻苦练,一招一式,一举手一投足,一句道白,一句唱腔……中午觉也不睡。

  这场戏实拍了,摄制组一直工作到子夜,但回到宿舍后去看样片的人格外多,把一个十三、四平方的小房子挤得无立足之地,不少人只好站在过道上隔窗观看。大家被小鸿六那种稚嫩而又富独特魅力的表演吸引住了,特别是那一对又大又亮的黑眸子,情浓戏浓,味道太足了。虽然她的表演不是很规范化,然而这正是戏中人物的表演,正是规定情景的戏。大家交口称赞。李蓁却坐不住了,双手捂脸,“啊”地一声大叫,跌跌撞撞冲出了屋子。她害羞了,不好意思了。

  鸿六儿时曾因其聪明被她的老师称为鬼才,现在,饰演鸿六的李蓁也因其聪明灵巧被摄制组的同志称为“鬼才”。

原载1988年3月28日《中国电视报》 

 

 
·发布时间:2011-07-24 ·访问人数:3389
 
上一条:《严凤英》在江苏诞生始末(汤雅洪)
下一条:对《天仙配》的一些回忆(郑立松)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