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思怀首页 -> 文章 -> 关于思怀

 
『 关于思怀 』——坠入凡间的精灵:严凤英
 

坠入凡间的精灵:严凤英
根据 CCTV-11 06年5月21日晚19:56播出的专题记录
记录:邢济霖
版权:受访者、中央电视台

一、回忆《天仙配》

  电影原声:“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时白林:拍电影之前的《天仙配》是一个黄梅戏的舞台剧,这个舞台剧呢,是黄梅戏剧种的传统优秀剧目。
  旁白:1955年,戏曲电影《天仙配》被搬上银幕,电影放映后,短短的时间内便打破了当时戏曲电影观众的最高记录,黄梅戏的影响也因此开始遍及全国。人们永久地记住了严凤英,记住了她所扮演的七仙女,记住了董永,记住了槐荫树,记住了“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的经典唱段……
  (电影原声到“你我好比鸳鸯鸟,比翼双飞在人间”。)
  时白林:黄梅戏《天仙配》走上银幕,这可是一个划时代的里程碑。我之所以要这样说,就是黄梅戏走上银幕之后,它开始在全国乃至在海外逐渐地产生影响,就是从电影《天仙配》开始的。我要特别说一下导演石挥先生。
  旁白:石挥,这位早年与赵丹、金焰同被誉为“中国电影皇帝”的电影大家,自1940年正式从艺以来,曾编、导、演了大量话剧和电影作品。自编自导自演的影片《我这一辈子》和导演的影片《鸡毛信》、《天仙配》更是在中国电影百年的历史上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
  (《鸡毛信》片段转接《天仙配》片段)
  时白林:石挥先生是我所写过十几部电影遇到的音乐素养最好的一位导演。他不仅喜欢中国的戏曲,喜欢中国的民族音乐,还喜欢交响乐。上海交响乐团每周在上海的蓝新剧院(仅表音)演出交响乐,有一个固定的位置,就是石挥先生的。而且他还喜欢外国的歌剧。由于这样的原因,因为他爱人是一位京剧演员,所以他对黄梅戏的要求在音乐上是比较多的。他当时啊,定下了一个目标,他说啊,我这个拍的黄梅戏啊,不仅仅要在安徽流传、给安徽人看,我要给全国人看。我今天还要告诉你们,我这一部电影拍完之后要打到国际上去,要让外国人了解中国的民间戏曲。他阐述他的要求,哪一段唱是多少小节,舞蹈、舞动是多少小节,大概是这个样子,他布置好了之后,我就写音乐。
  旁白:石挥在《〈天仙配〉导演手记》中这样写道:“我是想尝试一种新的影片样式:神话片。我的脑子里出现了许多画面:天宫设在虚无缥渺间、仙女们驾云而来、柳荫开口、土地为媒……”为了完成自己的设想,石挥至少在剧场里看了20遍《天仙配》。
  时白林:当时啊,还有一个大胆的地方,就是用民乐伴奏,当时主要是安徽省黄梅剧院(乐队)、上海人民沪剧团(乐队)和上海民乐团,这三家组织成了一个民乐队伴奏团。
  旁白:在影片《天仙配》的开始部分,最令人眼前一亮的莫过于那美丽动人的七个仙女。在距离当年电影拍摄五十多年之后,影片的七位仙女,如今已经不能再像当年一样聚在一起了。但是曾经的记忆却并没有因为逝者的远去而模糊,反而在历经了数十年的沧桑之后变得更加清晰。
  江明安:《天仙配》拍摄的时候我们很年轻,我才17岁。七个人在舞台上舞蹈要齐,哪一个都不能乱。所以我们整整练了三个月,大姐带着我们练:“你们几个小家伙啊,要刻苦练啊!”
  王少梅:这六个妹妹,我怎么样都有点特殊地欢喜这个七妹,她要走的时候就掏出一支“难香”来。
  电影原声:“曾记得下凡时大姐言道,她叫我有急难把‘难香’来烧……”
  江明安:这个《天仙配》拍摄的时候石挥导演就要求每个人要有每个人的性格,大姐是什么性格,二姐是什么性格……有胆大的,有胆小的,有听话的……
  丁俊美:我在当时就是比较胖的,卧鱼就卧不下去,两条腿粗,别()不到一块去,唉呀,硬是练哪,大家都来帮我:大姐帮我弯腰,五姐帮我弯()腿,六姐扶着我,都是这样,我们互相就像是亲姊妹一样的,要有一个人没有练好都非常非常地着急,都互相去帮她。这一句词没有念好,这一句唱没有唱好,都这样的,互相帮助。
  张萍:我们很幸运,今天来了有五位姐姐。遗憾就是说,三姐本来也能来,但是身体不好,就没能来。
  电影原声:“大姐二姐手玲珑……”
  吴亚玲,提起严凤英这个,没得比,唉呀,真是,那川唱腔,那种表演,我觉得是无与伦比的。她那种纯朴啊,是我们今天的年轻演员是很难达到的。当年严凤英、王少舫的表演啊,是那种纯朴,看起来让人觉得是那么可信。那个表演的那种真实,我觉得距离是很大很大的。我进黄梅剧院之后,路遇也一直是我的一个保留剧目,我在演出的时候,我也常常地会把严凤英、王少舫的碟子再拿出来看,我每看一次真的感觉有很大的收获,真的是百看不厌的。她的东西每次看都有收获。
  电影原声:“娘子,这是什么?!娘子!你有喜了?!待我谢天谢地!”
  旁白:影片《天仙配》中严凤英与王少舫两位黄梅巨匠的表演极为默契,致使许多观众都误以为他们在生活里也是夫妻。
  电影原声:“我去至前村讨杯水来,与你解渴……我去去就来。”
  陈精耕:当七仙女默许他你去讨水吧,你看他把小孩衣服放到七仙女手上,那一转身的眼神,既是艺术的,又是生活的。这个镜头拍完之后,石挥导演非常高兴,说:少舫啊,你真是把黄梅戏箱底最精彩的东西都拿出来了,就是黄梅戏生活当中最好的东西拿出来了。
  电影原声:电影《天仙配》片头音乐
  旁白:严凤英,1930年生于安徽省安庆龙门口韦家巷一所破旧的民宅里,自她12岁开始学戏、演戏,真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这段时间里,她经历了一个女演员在旧时代所能够经历的一切屈辱,也磨练出了一身在后来能够影响一个剧种发展的技艺。1949年中国戏曲迎来了新中国建国后的第一个春天,而严凤英,这个当时还不到二十岁却已经饱尝人世沧桑的女孩子,也就此迎来了她生命中的第一个春天。
  电影原声:“休怪董郎心烦恼……”
  丁俊美:在拍摄场中,严凤英第一次拍电影哪有那么顺利的,但是她就非常努力,一遍不行来两遍。在“分别”一场中有很长的一短唱、哭,不能间断。那个时候的拍摄条件,大段的时候不能分条剪接。就她那段拍摄的情况,我们在场的同志都哭,连摄影师都哭了。她真是很努力,很努力……
  王冠亚:严凤英她的艺术、表演和她的生活、时代分不开。《天仙配》,从天上到人间,就好像是那个时候她很朴素地、很单纯地热爱新社会,她就用这种感情在演。
  电影原声:“从今是三年长工改百日……”
  旁白:电影《天仙配》中,严凤英所扮演的七仙女私自下凡,为追求人间的美好生活,与贫苦农民喜结连理的美丽形象深深地打动了观众。七仙女这个形象的成功塑造,使得严凤英一跃成为全国家喻户晓的大明星。

二、回忆《女驸马》

  电影原声:“春花带露满园香……”
  旁白:1958年,在那部后来影响巨大的黄梅戏电影《天仙配》公映三年之后,当时28岁的严凤英又第二次走上银幕。这一次,她扮演是一位为救未婚夫而女扮男装赴京赶考的古代少女,影片的故事充满了机趣和传奇性,这无疑为当时已经在艺术道路上走向颠峰的严凤英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创作平台。这部作品便是后来同样成为经典的黄梅戏电影《女驸马》。
  电影原声:“绣起鸳鸯难成对……你将李郎带往何处……前去应试……万岁有意招驸马……大胆的刁妇……”
  时白林:导演是著名艺术家刘琼先生。大家都看过他的《女篮五号》,很了不起的一个导演。刘琼对黄梅戏特别喜爱,而且他对严凤英的表演给予很高的评价,非常喜欢严凤英表演的真实、可爱,那么清纯。这是刘琼导演对严凤英的评价。他特别喜欢严凤英,就把严凤英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护,一点做得不对,要求重来。他在艺术要求上是非常严格的,但是又非常爱护严凤英,一旦发现严凤英哪天嗓子差一些了,录音我在那指挥,他马上叫停:“不行,小时,停下,凤英嗓子不行,咱们改时间。”
  黄新德:严凤英老师的演唱非常甜美,人已逝去,音容犹在。尤其她的声音始终被后代传颂着,被观众念叨着,这都是电影给我们带来的艺术魅力和她的生命价值永存。我觉得在黄梅戏的发展历史上,第二部(电影)《女驸马》是在前面一部《天仙配》成功的基础上,又进了一大步,把黄梅戏整个的地位又提升了一步,把演员的表演和他的艺术成就又推向了新的高峰。
  电影原声:“为救李郎离家园……”
  时白林:电影《天仙配》是1955年拍的,1956年又是严凤英、王少舫主演的《夫妻观灯》,小戏,又拍成了电影。但是呢,不是完整的,真正又拍第二部黄梅戏的大戏,完整的片子,是《女驸马》。《女驸马》是黄梅戏被搬上银幕的第二部传统大戏。四年以前,中央文化部、中国文联、中国剧协、中国作协、中国广电局一个七家评了建国以来五十周年一百部经典作品,黄梅戏的《天仙配》和《女驸马》都选上了。
  电影原声:“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旁白:自1955年黄梅戏《天仙配》被搬上银幕以后,严凤英这个名字在全国观众的心目中就永远地与黄梅戏紧紧相连,进而在很长的时间内成为了黄梅戏的代名词。多年以后人们在回忆这位黄梅巨匠的成就时却发现一位真正的艺术家的成长,除了天赋之外,还需要太多太多……
  王冠亚:师父向徒弟学戏,她不是一般地做样子,她是正儿八经的。59年,田玉莲在南京艺校学来了一套昆曲的身段,她就跟着她后头学:你可一定要教给我。严凤英只要看到人家有一点长处她一定要把它学下来不可。甚至于拜你为师,拜她的弟子为师。
  电影原声:“恭喜你少年得志名扬天……”
  旁白:《女驸马》这部作品也促成了严凤英与她的老搭档王少舫在银幕上的第二次合作,作为严凤英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王少舫同样是黄梅戏里程碑式的人物。这位8岁就被母亲送到上海学习京剧的著名演员,在他13岁的时候回到老家安庆,并在此后的时间里,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黄梅戏。早年学习京剧的经历,为他在改革黄梅戏的唱腔方面提供了丰富的营养,以至于后来很多人在说起他的时候都会提到一个词:“京托子”。
  陈精耕:王少舫是一个尊重传统,又能够革新的一个艺术家。黄梅戏开始是“三打七唱”,只有锣鼓家伙伴唱,没有胡琴。王少舫觉得不行,因为调门不一样,你唱你的我唱你的,所以他感觉很别扭,他演出的时候就拿京剧的琴师给他伴奏,这样一唱呢就非常轰动,(观众)就觉得黄梅戏这样唱很好听、很有意思。大街小巷的人就给他送了一个绰号。“走,去看王少舫!京托子演出了!”“京托子”什么意思?一个就是他唱黄梅戏还有点京剧的味,另外呢,他用京胡给他伴奏,所以叫“京托子”,就很有名气了。
  电影原声:“含悲忍泪往前走……”
  陈精耕:王少舫给黄梅戏声腔带来很大的发展。黄梅戏在还叫黄梅调的时候,它是五声音阶,就是1、2、3、5、6,它没有4,没有7。王少舫进入黄梅戏以后呢,他把他学到的京戏、其它剧种的好的音调很恰当地融合到黄梅戏的声腔里来,……用新的程式来表现黄梅戏这个剧种。从表演这个形态上,从舞台艺术上,扩大了黄梅戏的表演艺术。
  电影原声:“万岁!不是老臣我又要多嘴了哇!……”
  时白林:到了《女驸马》,王少舫演的是一个有点老丑那样的角色:刘文举,刘大人。这个角色他创造得非常之好!刘琼也喜欢京剧,他就认为王少舫的刘大人的创造很有特色,很好。
  电影原声:“招它东床为驸马……”
  旁白:如果说严凤英是《女驸马》作品中一朵耀眼的红花的话,那么这部作品中的其他演员就是当之无愧的绿叶。
  电影原声:所有配角的唱腔片段。
  旁白: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衬托,红花才变得真正夺目,而影片之所以取得巨大的成功也无疑有着他们的一份功劳。
  时白林:他们对人物的分寸掌握,对人物的内心的揭示,你看了影片,不得不佩服,潘璟琍她是从小学艺,她的父亲是很有名的一个黄梅戏的老艺人,叫潘泽海。她是跟他父亲学的,以后又跟别人学,从小唱戏,她有个名字叫“七岁红”,七岁在舞台上就有点小名气了。她演的电影里的公主那是博得了大家的喜爱的。
  黄新德:张云风在这部戏里扮演了这个老皇帝,他非常好地保留了黄梅戏的泥土芳香,即使装上龙袍,依然像穿上龙袍的农民。每个剧种表现皇帝的角度是不一样的,黄梅戏的皇帝应该是什么样的。张云风先生,我觉得在《女驸马》电影里面也有一种新的探索和推动。

三、回忆《牛郎织女》

  时白林:黄梅戏建国之后拍了几个电影,继《天仙配》、《女驸马》之后,又拍的一部是彩色电影《牛郎织女》。
  电影原声:牛郎在草屋中吹笛子……
  时白林:《牛郎织女》这个戏不是黄梅戏的传统剧目,但是1962年底,要求很紧,要用最快的速度把它拍成黄梅戏(电影)。为什么呢?当时的历史背景是这样的:听说香港的邵氏电影公司要拍黄梅戏电影《天仙配》、《天河配》,于是中央领导同志要求上海电影厂立即组织人到安徽来拍黄梅戏。抢在香港的邵氏公司之前拍两部。拍两部怎么办呢?可以组织两班子人,正好上海电影局下属有两个电影制片厂,一个叫天马,叫它去拍《天仙配》,改称叫作《槐荫记》,一个叫海燕电影制片厂,拍《牛郎织女》,两部戏同时进行。一部是青年演员拍《槐荫记》,一部是老演员,严凤英、王少舫拍《牛郎织女》。安徽省委宣传部和安徽省政府文化厅就组织了几个作家,就是陆洪非、金芝,还有一个上海的电影导演,叫岑范,安徽还有一个剧作家,叫完艺舟。由这四个人共同来执笔,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拍成电影。岑范也是一个对电影艺术非常执着的著名导演。岑范在拍我们的电影之前,从香港过来之后,开始拍的是马连良的舞台艺术,紧接着就拍的越剧的《红楼梦》,这部电影在国内外,包括港澳地共非常走红,所以让他来指导黄梅戏的《牛郎织女》大家非常高兴。
  电影原声:“架上累累”前的器乐演奏……
  时白林:严凤英是一个这么有名的演员,已经拍过《天仙配》、《女驸马》,很有名了。他觉得严凤英的身段还欠缺一些,所以让严凤英跟昆曲老艺人再学一学身段,行不行?严凤英说:“好啊!”严凤英曾经学过昆曲。她学过昆曲也学过京剧。严凤英学昆曲可不是草台学的,她是在南京甘家大院学的。大家都知道,南京有个甘贡三,他是中国昆曲界的名流,他亲自教过严凤英。
  电影原声:“架上累累县瓜果……”
  时白林:于是请了昆曲名家叫方传芸。传字辈在中国昆曲界是也不得的。像《十五贯》都是传字辈演的。这些人都是很有本事的,其中方传芸专门教了严凤英的身段。所以严凤英在继《天仙配》、《女驸马》之后拍的《牛郎织女》,整个的艺术又提高了一个品位。
  电影原声:老牛拉牛郎去相亲路上的音乐
  旁白:1955年,当严凤英的银幕处女作在全国引起轰动以后,严凤英、王少舫成为观众眼中的最佳银幕搭档。8年后,在拍摄《牛郎织女》,这两位老搭档又一次一起站在了摄影机前。
  时白林:王少舫提出来说牛郎他演年龄大了不合适,他不演了,换一个青年演员。结果换的是黄宗毅同志。当时是个小伙。严凤英提出来:那不行,我和王少舫搭档那么多年,这部戏没有他不行,她提出来一定要王少舫在里面担任角色。后来王少舫在通过做工作之后——我也参加做工作的——答应了演当中的金牛星。
  黄宗毅:我当时只有二十三、四岁,跟我们黄梅戏著名的演员严凤英、王少舫、张云风在一起拍电影,我心里是比较紧张的。所以当时我也认真对待,我曾经抽出两天的时间到我们合肥的郊区农村里学放牛,去看看怎么耕田,怎么抓这个泥巴,怎么抓这个鞭子,去学了两天。
  旁白:与前两部黄梅戏电影一样,《牛郎织女》的公映再一次引起了轰动。但是中国内地的观众则是在电影首映很多年以后才真正看到这部严凤英的最后一部银幕作品。
  时白林:这部片子偏偏不是在国内先放的,先拿到香港放的,放了之后我看到香港一些报纸,轰动效应!那不是一篇两篇东西,是十几篇、几十篇!赞扬、歌颂黄梅戏的彩色电影《牛郎织女》。
  方绍墀:这个片子拍出来以后就被封存了十四,十四年!63年拍的,到77年才公映……

 
·发布时间:2011-07-12 ·访问人数:6316
 
上一条:忆严凤英、王少舫二三事(张亚非)
下一条:严凤英解放前的遭遇(陆洪非)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