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英自作首页 -> 文章 -> 凤英自作

 
『 凤英自作 』——我们的榜样——纪念梅兰芳同志逝世一周年(严凤英)
 

我们的榜样
——纪念梅兰芳同志逝世一周年
□ 严凤英

  梅兰芳先生逝世一周年了,许多往事,又一幕一幕地出现在我的脑子里。1960年,我到北京去参加文教群英大会,梅先生演出他最新的,也是最后的杰作《穆桂英挂帅》,恰巧那天我和麻彩楼同志到另一个地方去演出,没有看到他的表演,心想梅先生以后还要到安徽来演出,有机会看到,不想梅先生不久竟和我们永别了。真是最大的憾事。

  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知道有个梅兰芳。后来我也唱戏了,跑的码头多了,接触面也广了,关于梅先生的事情听到的也就多了。当时我并不知道梅先生的艺术到底好在哪里。以后看了他的演出,才逐渐体会到他在艺术上的卓越的成就。

  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时候,梅先生留起胡子,不给日本鬼子和汉奸演戏,靠卖画来维持生活,这件事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作为青年演员,梅先生对我影响最深的是他不断追求进步,严格进行自我改造的精神,他在六十五岁的高龄时,参加了中国共产党,这是我们所有戏剧工作者的光辉榜样。

  梅先生虽然有这么高的成就,这么大的威望,然而却是那样的谦逊,特别是对我们这些戏剧界的后辈,更是关怀备至。1958年,他到合肥来演出,不仅在百忙中抽空来看我们的戏,并且怀着极大的热情给予我们的鼓励。譬如他谈到我和少舫同志演出的《蓝桥会》,除了指出我们应该努力的地方之外,还指出我们用绸带模拟扁担挑水是个好创造。说老实话,当时我们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经过他这一点,明白了很多道理。少舫同志到北京开会,他总要问到我和剧团里的其他同志,并且询问最近排了什么戏;我到北京开会,他也是向我问起少舫同志和剧团里其他同志的情况,并鼓励我们努力学习。他如此念念不忘地关心着我们,现在每当想起这些事情,心情还十分激动。

  梅先生对待艺术是老老实实,一丝不苟。戏剧界的同志都知道梅先生的练功、吊嗓,甚至连平日的作息制度,都是数十年如一日,一直坚持到底的。梅先生在他的《舞台生活四十年》中,提到他自己的“天赋”并不高,甚至作为演员最重要的条件——眼睛,也并不太好,按照一般的说法,就是学戏的“本钱”不足,而梅先生坚持勤学苦练,凭“真功夫”演戏。联想到我们自己,我们有些青年演员,“本钱”的确不错,因此就满足了,凭“本钱”唱戏,而功夫呢?练的不到家,不深不厚。我看过好几次梅先生演出的《贵妃醉酒》和《奇双会》,也看过很多其他演员的演出,然而每看一次梅先生的演出,总是使人深深惊服。为什么六十多岁的老人演出来的妇女,竟比我们身为女性的演员还要象些呢?《奇双会》中的李桂枝,这个少见世面、文墨不多,处在新婚燕尔中的七品县令的新媳妇,被梅先生演得那样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她的一颦一笑,甚至连坐态,都恰如其分,使我立即想起生活中所遇到的类似的人物。可是梅先生塑造的艺术形象,比我在生活中所接触到的那些人物更为丰满、生动。他在《贵妃醉酒》中扮演的杨贵妃,天生丽质,雍容华贵,而内心却是那样空虚。梅先生的演出,不仅使人看到一个封建社会的贵夫人,而且从她身上看到了那个社会。这也只有对那个社会作了深刻研究,才能创造出这样的艺术形象。由此可见,梅先生的渊博的学识。

  梅先生值得为人称道的事情太多了,我们纪念梅先生,就要学习他那种热爱党、热爱人民的高贵思想和品德,学习他那种谦逊待人、老实学习的态度,学习他那卓越的表演艺术,接过他遗留下来的火把,向社会主义戏剧艺术的高峰奋勇前进!

原载1962年8月8日《安徽日报》

 
·发布时间:2011-07-14 ·访问人数:2154
 
上一条:说严凤英(宋词)
下一条:“天仙配”的导演手记(石挥)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