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思考首页 -> 文章 -> 关于思考

 
『 关于思考 』——冤魂九天数十载 人间处处闻君声(时白林)
 

冤魂九天数十载 人间处处闻君声
□ 时白林
提供:春耕曲

  八十年前的今天一个艺术精灵在安庆市县桐城县罗岭镇严家诞生了,她就是黄梅戏的一代宗师严凤英。

  严凤英虽然只在人世间走过了38个春秋,但今天国内外的各种媒体,电台广播、电视屏幕、电影银屏、报刊杂志以及家庭的音频、视频,仍能看到、听到严凤英生前动人的丽影,优美的歌声和令人动容的文字、图片,这就是严凤英虽死犹生。

  我与凤英同志是1952年认识的,从1954年移植朝鲜歌剧《春香传》开始合作到1968年她含冤去逝,在长达15年的合作相处、相知中,我对她的艺品、人品都很儆仰。她以短暂的人生,赢得了世人长时期的喜爱和尊崇,这与她的聪明、才华,勤奋和品德是紧密相连的(当然也包括机遇)。她的艺术成就和精神品质,兹从以下四个方面简述之。
  
  一、热爱艺术 终身追求
  
  与严凤英相处、合作的过程中,她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她对心中的艺术无比的热爱,成为她终身不懈的追求。我第一次与她合作《春香传》时,她已经是颇有名气的演员了,她出场的第一个唱段是女声二部合唱“端阳歌”,她唱的高音部,这个唱段是朝鲜风味的歌舞形式,边唱边舞,这段唱我未用黄梅戏的传统声腔套用,只用了黄梅戏花腔中的一种羽调调式,我是有忧虑的,怕她不愿意唱,我对她错误的低估了,她认为符合人物情感,好听,唱得非常起劲、甜美。后来对她了解多了,才知道,她从一位十几岁的村姑开始学唱黄梅调时,就对艺术表现出了发自内心的热爱,并成为自己终身的追求。

  严凤英十三四岁师从堂侄严云高学唱黄梅调时就遭到家长的反对,冒着风险偷学了《打猪草》、《何氏劝姑》、《戏牡丹》等,1944年的“双十节”,在桐城练潭镇她被邀去演《何氏劝姑》,当地观众第一次看到黄梅调班子有女演员,她演唱得又非常出色,大受欢迎,强烈要她加演,因为她是偷跑来加入演出的,没有其他剧目,让人没想到的是她提出演京剧的《小放牛》,效果之佳,引起了轰动,这个戏是她从爱京剧的父亲那里默默学来的。

  1945年抗战胜利后她到安庆找到了黄梅戏著名老艺人丁永泉父女,加入安庆的黄梅戏剧团,先后上演了《小辞店》、《送香茶》、《西楼会》、《蓝桥会》、《游春》、《戏牡丹》等,她演什么戏都受欢迎。她去不久,演配角丫鬟也受欢迎,所以当她在《二龙山》中演剧中女主角余素珍的贴身丫鬟时,海报上就写“《丫鬟挂帅》严凤英主演”。

  在旧社会严凤英被反动恶势力多次践踏、摧残,阻断她的艺术生涯,但她为了心中热爱的艺术——黄梅调,冒着生命的危险,一次次地逃出魔掌,到处找黄梅调班社搭班唱戏,她奇妙美幻的艺术之梦,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才得以实现。
  
  二、求知若渴 广纳博取
  
  建国前,严凤英除了学习黄梅戏之外,她还学习过京戏,她作为黄梅戏的一名旦角演员,除演花旦、青衣之外,她为了能让自己能增长更多的戏曲知识和实践经验,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通过不同剧目和不同行当角色的实践,于是她在《蓝桥会》、《打猪草》中演过小生魏奎元和金小毛;在《戏牡丹》中演过老生吕洞宾;在《瞧相》中演过丑角瞧相人。建国后她仍然如此。如她1951年在南京演过京戏《芦花荡》中的花脸张飞,1964年在安徽省黄梅戏剧团排演的方言话剧《丰收之后》中她演过剧中的“老旦行当”赵五婶,非常成功。因为她演戏很投入,上了台之后你只能看到她在剧中成功塑造的各种不同社会层的女性角色形象,看不到生活中的严凤英,这就是一位卓越艺术家的成就风范。

  建国初期严凤英在南京曾拜当时的京、昆名家甘贡三先生为师,先后学了《游园惊梦》、《春香闹学》、《大登殿》、《御碑亭》、《玉堂春》等京、昆剧目,在合肥她还曾向民歌手殷光兰学唱《门歌》;向京剧名演员乔志良、张慧聪学身段;向昆曲名家白云生、方传云等学身段、水袖、扇子等功。剧团请上海音乐学院的声乐教授洪达琦讲西洋的发声与演唱艺术,她也非常认真的听、记。旧社会她只读了年把的书,深知一名戏曲演员必须有文化,有知识的重要,她如饥似渴地看书,写日记、学简谱,她有非凡的记忆力。
  
  三、勇于革新 与时俱进
  
  黄梅戏本来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民间小戏,建国后经过整理改编的花腔小戏《夫妻观灯》、《打猪草》被她灌制成唱片已唱遍神州大地;五十年代被拍成电影的《天仙配》、《女驸马》被国家(中宣部、文化部、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中国文联、中国作协)评为“建国50周年的经典电影”,这些作品都是严凤英主演的,在每部作品中都能充分地体现出严凤英对民族传统艺术的忠诚继承、勇于革新、与时俱进的大胆又严谨的精神。如《天仙配》当时电影定的基调样式为黄梅戏“歌舞故事片”,不是“舞台艺术记录片”,于是“鹊桥”一场从唱到舞的音乐和“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织绢”、“分别”等唱腔,都是在传统音调的基础上重新编创的,严凤英都是非常认真地钻研琢磨新曲的感情与韵味,怎样运用黄梅戏各种传统润腔手法使其更戏曲化、黄梅化,让黄梅戏更动听、传神、风格特色更浓郁。后来的《女驸马》和六十年代的《牛郎织女》都是如此。她的既尊重传统又勇于革新的与时沉浮的艺术实践,证明了“时间只留下精品,艺术只承认一流”的道理。
  
  四、开朗谦恭 重德轻财
  
  与严凤英同志合作或相处过的人,共同的感觉是她的性格非常开朗、坦荡、率真,为人谦恭。她不光是对老人、长者尊敬,对同辈也是尊重的,真挚的,所以她在那个是非颠倒,遭受无情摧残与迫害的年代含冤辞世时,仍有很多人为她的以牺牲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表示自己是清白的,热爱共产党的勇敢行为而以泪洗面,捶胸顿足!四十多年过去了,人们还是如此深情的怀念她。

  凤英同志在待人处世的态度上,非常注重德行,即儒家的五常:仁、义、礼、智、信对她的影响是很大的。她把钱财一向看得很淡,她接济经济上有困难人的事例很多,督信“德者本也,财者末也”。作为一名中共党员,她是按党员的标准做人、做事的。她心中想的是观众、听众,装的是人民,她是为人民而活着的,所以她去世这么多年了,不光是他的家人、熟悉她的朋友、老人,就连一些热爱黄梅戏的戏迷门,谈起严凤英的精湛艺术和为人来,也常为之动容乃至落泪。

  今天我们纪念她诞辰八十周年,大家回忆严凤英同志对传统艺术的精雕细琢不断求索的创新精神,对表演艺术和声腔艺术的锲而不舍的执着精神以及做人的高尚品质,都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发扬的。在这方面不仅对黄梅人,对安徽乃至全国的文艺界都是有重大影响的。
  
  今天上午我以非常兴奋、激动的心情,在大蜀山文化陵园参加了严凤英同志“衣冠冢”的揭幕仪式,会上得小诗一首如下:

  精灵鸿六降宜城,从此黄梅出彩虹。
  君留歌声处处唱,仙姬芳魂上九重。

 
·发布时间:2011-07-14 ·访问人数:2457
 
上一条:再识严凤英(柏龙驹)
下一条:怀 念(陈力民)<关于 严凤英介绍路遇 之录音>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