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英自作首页 -> 文章 -> 凤英自作

 
『 凤英自作 』——迎红线女 赞朱帘秀(严凤英)
 

迎红线女 赞朱帘秀
□ 严凤英

  演员去看同行演戏,心情和口味与一般观众总有点不同,除了看戏以外,还想看看人家身段好在哪里,唱腔好在哪里,表情好在哪里,人家有哪些优点应该赶紧学下来(注:原刊中几个“哪”字都作“那”,为了大家阅读方便,改之。下文不注)。看红线女同志演戏更是这样。可是,总是不知不觉地,不知在什么时候,整个心被她所扮演的人物的命运全部抓过去了,不知不觉被那感人的表演吸引,带到戏里去了。记得一九五六年在广州看她的《搜书院》,在《柴房》的一场就被她的精彩表演迷住。开始还在欣赏她的唱,不知从哪句起,就忘了听唱,而在听翠莲的泣诉,被翠莲的悲惨遭遇感动,替她焦急,为她愤怒。这次看她扮演的朱帘秀更加深了我这种感觉:她不是用嘴(注:原文为“咀”)在唱,而是用心在唱;不是红线女在那里唱,而是剧中人在那里讲话,在那里控诉和呼号!

  她的身段干净,大方,适合人物身份,但她的表演,决不让观众感到仅仅是些优美的身段在舞台上活动,而是人物的思想在舞台上冲击,发出灿烂火花。一句话,她把人物的思想演出来了。我认为这是她最可贵的地方。

  譬如朱帘秀这个人物,假若光想这是归青衣演,或者归花旦演,那是远远不够的。假若再进一步,想到如何把唱唱得好听一点,如何把身段做得好看一点,也还远远不够。假若再进一步,想到朱帘秀的年龄、出身、职业、脾气等等,因而联想(注:原文作“连想”)到她的习惯动作、外形特征等等,也还是不够。红线女硬是把朱帘秀的思想摸透了。这是我最佩服她的地方。她按照朱帘秀的思想去想,去行动,去待人接物。她把自己和朱帘秀化成一体。或者说,把自己暂时抛开,而集中自己的热情和力量,紧紧追随伟大的戏剧家关汉卿,唱出人民的苦难和愤怒,坐牢杀头,决不动摇。与元朝的黑暗统治作坚决的斗争。

  我曾这样想过,假若不下功夫对这个人物进行全面分析研究,特别是分析她的思想,演起来就不一定对路。譬如,仅仅想到她是独步一时的杂剧名演员,处处想把她演得“美”一点,就会搞得装模作样。如果仅仅想到她是年近三十,流落风尘三十年,就会把她搞成浪浪荡荡的半老徐娘,结果歪曲形象。但是,如果注意到朱帘秀的思想,就拿这一个例子来说吧:明明知道搞《窦娥冤》会杀头,但,关汉卿说敢写,她就表示敢演。从这一点就可看出这个物是多么了不起!

  我也曾这样想过,在玉仙楼正官厅,朱帘秀表演《窦娥冤》中《判斩》的一场,可说是“唱功戏”,红线女大大显示了她的演唱才能。但,假若光顾唱,而不注意人物的思想,也不会如此感人。正因为她这个“唱”已不是唱,而是人物在喊,在骂!蒙受不白之冤的窦娥,怨气冲天,她骂天,骂地,骂鬼,骂神,一直骂到山阳县,她喊出了当时人民心中的不平,“这都是官吏们无心正法,使百姓有口难言!”满腔怨恨,深深激动我们,使我们深切痛恨那野蛮的人吃人的剥削制度,因而更爱我们今天幸福、自由的新社会。窦娥这个坚强、勇敢、善良的古代妇女形象也跟着深深印进了我们的脑里。

  我也曾这样想过,朱帘秀在狱中唱关汉卿送给她的《蝶双飞》,可以说是“载歌载舞”。假若不注意人物的思想,就是卖上劲歌舞一番又有什么意思呢?这是指不注意研究人物思想而言。注意了人物思想的研究,但,立场不对,观点不对,分析错了,演出来一定也不会对路。

  譬如《蝶双飞》这段戏就很可能演得象梁山伯祝英台在《楼台会》那样缠绵悱恻。而红线女在这场戏里既不叫人感到单纯的表演歌舞,也不叫人感到凄凄惨惨切切。由于她深刻正确地理解了人物的思想,并且正确地体现了它,因此叫人看到的是和关汉卿那样富有正义感,和窦娥那样坚强勇敢,“竹可焚而不可毁其节”的响当当的性格!由于她正确地理解了人物的思想,因此,听到了死刑的消息,她并没有胆怯。即使在芦沟桥头被迫与关汉卿分手,也没流一滴眼泪,向封建统治者示弱,而是把眼泪往肚里咽,振作精神与关汉卿告别,叫人感到他们人虽分开了,然而心却永远不会分开,因为“将碧血,写忠烈,化厉鬼,除逆贼”的志愿把他们紧紧联在一起,即使死了,也会化作双飞蝶,“永相好,不言别”。人们从这里得到了鼓舞和力量。

  我反复强调要注意人物的思想,并不说歌唱、身段等等不重要。如果没有这些方面的熟练技巧和准确的外形塑造,很难想象能把人物的思想完整地体现出来。同样,如果光注意技巧和外形,而忽略人物的思想,那么,技巧就会是无生命的,外形也会是个空壳。画画讲究“以形写神”,“神形兼备”,这些道理我们演戏很可以参考。“神”就是人物的思想,精神面貌。通过熟练的技巧,准确的外形塑造,把人物的思想揭示出来,“形具而神生”,我们的表演就能“传神”了。

  要想“传神”,就得正确地、深刻地分析研究人物的思想,正确地、深刻地把它演出来。这就需要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把我们的头脑武装起来,提高我们的思想水平和认识问题分析问题的能力。这是我看过红线女同志表演后深深感到的。

(原载《安徽戏剧》1960年第8期 文章提供:春耕曲;录入:济霖)

 
·发布时间:2011-07-14 ·访问人数:1895
 
上一条:两首《金缕曲》(宋词)
下一条:再识严凤英(柏龙驹)

11